四、五线小县城gay的"自我修养"

基本尚2020-06-29 15:04:40

北上广深等大都市,gay们守望着彼此的孤独,相依为gay,即使说,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而在四五线的小县城,或是小村镇,同志似乎连抱团取暖的机会都失去,孤独就真正只能是一个人在狂欢。


彼时,一个人彷徨在十字路口,拿着手中的手机不停的刷新同志交友APP,偶尔出现的几个新面孔,会让人眼里有光,但似乎又有几百种身在小县城的“不得已”让这光又很快熄灭。


“我曾在老家约见一个不实头像的基友,结果发现是我高中时候的物理老师,还好我‘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母气(划去)越变越仙气,没有被认出来,真是大写的尴尬。”


在街头放个屁,街尾就能闻见的屁点大的小城镇谈面基,真的就会出现以上的“惊喜”(恐怕多数是有惊无喜),遇见熟人的概率,在90%以上


我还没想好要出柜,更不想被出柜。所以我也用着不实的头像,上APP只是偶尔,靠猜测着不实头像的对方究竟会是个什么模样来排解往日的孤独。但我的孤独可能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吧,我也试着换取过几张焚毁照,但终究提不起兴趣。


说起焚毁照这个发明,褒贬不一,但对于我来说,恰是存在即合理。


说起来,这又不得不吐槽老家这的几个老娘客(土话,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代替)。高中毕业,我有大把的时间,我终于能把这几年所有的压抑都放下,迫不及待的认识了当地的几个老熟,被带进了圈子,还结识了比我大几岁的第一任。


我的首任简直是一个披着羊皮的伪装者,没有正当职业,仗着几分姿色流连在老家几个还算有钱的已婚男人间,玩弄手段。我算是他的一个男宠,只怪当时年幼无知,被召之即来,呼之即去,还误以为这是爱情。索幸,当时家里有门禁,父母还算管得严,除了被虚情假意玩弄,倒也没有其他什么损失。


只当是我遇人不淑,也正好应了那句“谁命中不出现几个渣男?”的老话。


只是大学时期几次回老家,在APP上遭遇,他用不实的头像和轻浮的话语给我下套,骗我发了照片,还被他截图,在当时那个语境中,被称为所谓的聊骚记录,发到当地的基友群里,让我被人嘲笑。那种仿佛一青楼名妓得知邻村出嫁的黄花闺女在初夜时没有落红般的窃喜,着实令我厌恶至极。


我一气之下就退群了,不跟这些老娘客同流合污。之后改了APP的头像,在老家和陌生人聊起天来,也谨慎了几分,防范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小地方熟人就是多,一传十十传百的,难免会惹一身脏。



在我老家,最近的杨梅藏毒事件背后,牵扯出了一系列问题。好笑的是,在这个不大的城镇里,圈子里竟开始人人自危起来。


我听一个同在杭州的老乡说,我的那任好像也在溜这种不干净的东西,两年前还被检测出得了艾滋。


我下意识的表示同情,但又有几分觉得是他在咎由自取。


在小城镇的圈子里,几颗老鼠屎,真的能坏了一大锅粥,我一向提醒自己,要有笔直的三观,要给原本有些声名狼藉的同志群体树立新风。


同志比直人更需要爱人和朋友,但跌跌撞撞的一路走来,我们还是要认清,哪些人可深交,哪些人是要远离。


有时候直人说他们讨厌gay,其实他们可能只是讨厌骗婚的gay,聚众霍乱的gay而已,所以我们更加要彼此挟持,摒弃掉不该有的陋习。


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gay也一定一样,千万不要被个别不良的风气给带坏,即使茕孑你的一生,也不要。


不过,这是补充的话,有些偏离今天的主题...



另外,据说同性恋占人口的5%,那在人口不到百万的小地方,刨去女同、已婚或者已有男友的、年纪不合适的,能选择的本也寥寥,同志题材终究还是拍不出乡村爱情故事。


也有人说我不想差强人意,可能也是一个原因。


于是,到了晚上十点,发廊的追风少年骑着他们经过改装的二手电瓶车,载着他们精心打扮的空气爆炸头女友出街。女孩脖子上挂着一串荧光色的塑料珠子,手里白色烤瓷面的翻盖手机里正播放着动感的DJ舞曲,和安装在车头的蓝、绿色的跑马灯一样,无不让人眩目。


车上装着两个后视镜,一个用来看路,一个用来看她,从你身边经过,似乎都在向你炫耀他所拥有的一切。


我一边嘲笑这样的爱情,但仔细想一想,就更加落寞了。


昨天回杭的顺风车上,我听到车载FM里说:现在被称为蚁族的90后在大城市里打拼,他们的理想和野心,似乎还配不上自己,于是乎在焦虑的青春中年年蹉跎。


背景乐是赵雷的《理想》,歌词里唱:你总是谢了又开,给我惊喜,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把这几句拿来形容同性恋人群在当下的社会处境,好像也有几分贴切。



但是,少自视过高,还是要多相信爱情。


我还也有听说厌倦了都市生活的谁谁,在丽江的小镇邂逅一位佳人,从此厮守一生。就又好像读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不能不说不是不凄美的。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我一边向往着这样的爱情,但仔细想一想,就又更加落寞了...



文丨彩虹兔丨兔子君

图丨部分来自互联网



图文经授权转载自“彩虹兔”

微信公众号ID:caihongto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