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 OST丨江湖儿女的最高理想,都写进这首歌里了

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2020-10-19 10:00:28

BC OST

沧海一声笑

涛涛两岸潮


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向来有港片情结,而在香港电影愈百年的光影岁月中,电影歌曲除了辅助电影的表达,也成为香港重要的流行文化符号和输出内容,影响深远。


BC OST将会是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公众号新的固定栏目,每周四和大家见面,介绍一首电影原声歌曲,以香港电影为主。


OST是Original Sound Track的缩写,字面意思为原始声音轨道,即原声。也就是电影所有音轨中储存背景音乐(或者歌曲)的轨道。


电影配乐可以是了解电影的一个窗口,也是打开关于电影记忆的阀门,另外有着文化历史背景的补充作用。BC OST旨在讲述电影歌曲背后的创作渊源,以及与电影的关系,同时也对歌曲进行一定的赏析。希望大家会喜欢,也欢迎反馈建议。



BC OST的第一期,不求能代表所有港片金曲,但这首歌无论在艺术造诣和现实意义,必是港片配乐史的一颗珍珠。


《笑傲江湖·百无禁忌黃霑作品集》

黄霑·1990·滚石唱片


《沧海一声笑》出自1990年的电影《笑傲江湖》,作为导演兼监制的徐克,请来有香港“四大才子”美誉的黄霑为这部大阵仗的武侠片做歌。


后来的故事就是,黄霑六易其稿,为徐克折磨逼疯,绝处逢生随意翻阅古书《乐志》,看到一句话,“大乐必易”!


黄霑


心想最“易”的莫过于中国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于是便反用之,也就是la sul mi re duo。到钢琴前一试,婉转动听,声色悠扬,颇具中国古曲风韵,于是就顺着写出了整条旋律,这就是今天所听到的《沧海一声笑》了。


如此大费周章谱出的《沧海一声笑》,自然要放在电影里重要的时刻。


任盈盈与令狐冲


许冠杰饰演的令狐冲和叶童饰演的任盈盈,保护锦衣卫林镇南失利,不敌东厂势力,收下林镇南遗嘱后遁走,江边与几位堂主、长老相遇,获传曲谱和独孤九剑,再次步入武林。


《沧海一声笑》的出现,正好是电影剧情的转折点。


午马客串出演顺风堂堂主刘正风,和林正英饰演的日月神教长老曲洋,如今二位都已驾鹤,这一幕也成为绝响


观众在电影中听到的版本是由黄霑、张伟文、许冠杰合唱。午马在唱之前说了一段话:


“我们好久没合奏了,哈哈哈哈……后生仔,这支曲是我们年轻时候一起作的,你们可以跟着一起唱。”


这段话可解读有两层含义。一是电影中江湖儿女的迭代,江湖哲学的传承。二是徐克自己对武侠片的改弦易张,众所周知这部电影的导演署名有6人之多,其中就包括胡金铨和其弟子许鞍华。


徐克找来胡金铨是为补充小说明朝背景的场面设计和美术风格,而二人在武侠片的理念和拍法上南辕北辙,自此再无合作。这部《笑傲江湖》对于香港武侠片的迭代,有着一定承上启下的意义。



《沧海一声笑》在电影之外还有黄霑和罗大佑、徐克的版本,也就是收录在黄霑的作品集里。这一版更为完整,黄霑的豪情,罗大佑的沧桑,徐克的邪气,三位才子老夫聊发豪情跌宕,忘情江湖,荡气回肠。


1990这一年好巧不巧,罗大佑正好离台来港,加入滚石,才有这版经典绝唱。


三人还有个共同点,喜欢聊政治,好批判省思。


徐克与黄霑


香港是个向来政治冷感的地方,政治局势的复杂和管制的宽松,形成香港人在文化产品中去政治化的自觉,若是有风险,索性就不碰。


徐克偏要在电影中夹带政治隐喻,这也恰好碰上年代之交的政治动荡;黄霑写出“滔滔两岸潮”,在他后来自己的论文中,也专门用来概括80年代中叶之后的香港流行乐。


政府的“积极不干预”除了在“自由放任”经济上成为政策,连文化政策也全无不同,居民的自由度远较其他华人社会为大。这种开放态度,造成港人的文化目光和胸襟广阔,令社会呈现多姿多彩的丰富面貌,但同时也令香港人目空一切,认为一己成就,为其他地区华人所不及。一方面包容,另一方面歧视,就在这矛盾的两极心态中,香港流行乐,进入了滔滔两岸潮的年代。


——《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7—1997)》



这首歌还有个粤语版本来自许冠杰,1996年收录在专辑《沧海一声笑》中。其实当年这首歌已经就拿下了金马奖和金像奖最佳电影歌曲,重回歌坛的阿sam想必放不下这颗遗珠,遂在重回歌坛后收到自己的专辑中。


百老汇电影中心2015举办的第四届香港电影展·武侠影展的预告片里,就是用的许冠杰这版《沧海一声笑》,借此机会,一起来回顾下“剑光幻影 叱咤江湖”的武侠世界。



第四届香港电影展·武侠影展预告片


《沧海一声笑》的歌词足见黄霑的古典修养用词讲究


国语版和粤语版,歌词仅有三处不同。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国粤两版互通自然有押韵和上口的要求,但在浩气和洒脱上,几位大才子的演绎更胜一筹,字愈少,愈是恣意狂狷。


歌曲的前奏颇值得玩味。古筝先出招,笛子回击,二者争鸣后并融。开嗓“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豁然开朗,视野远眺,一笑泯恩仇,江湖浪今朝。


《沧海一声笑》的每句都是先扬后抑,唱起来颇有一泻千里之畅快,配合黄霑的古韵洒脱之词,金庸提纲挈领的“笑傲江湖”四字跃然眼前。



从胡金铨到徐克,江湖的描摹多了几许儿女情长与帮派恩怨,而从徐克到黄霑,又将情愿纠葛一骑绝尘,拂袖笑看俗世。


在后来的《笑傲江湖风云再起》中又一首《笑红尘》与之呼应,可以算是女版的《沧海一声笑》。



李宗盛作曲,厉曼婷作词,陈淑桦演唱。洒脱逍遥、游乐人间的豁达恣意有过之无不及,其粤语版《做个真的我》更是呼之欲出的现代女性主义。


《笑傲江湖风云再起》


关于香港的武侠片,从胡金铨的忠义爱国、男儒女侠和哲思禅想,到徐克的帮派恩怨、恣意潇洒和天马行空,都是关于江湖的描绘和想象,这也对后来香港的黑帮片、赌片都有所影响。


黄霑的这首《沧海一声笑》提供了一个出世的豪侠意象,前半段俯瞰江湖,后半段回望江湖。老夫聊发少年狂,哪怕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