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成长太快,男人跟不上啊!——96年新加坡武侠电视剧《塞外奇侠传》

蓝雯轩2020-07-28 14:56:00

      (其实,很不想取这样一个透着浓浓营销味的标题,但却又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合适这部几乎是4个女性主导的电视剧)


96年,曾经最有文化影响力的武侠电影,在香港台湾都已经逐渐衰落,在内地的影响力,也让位于正一呼百应,以琼瑶为代表的言情剧。此时,华人世界的武侠浪潮,似乎却在新加坡爆发,90年代,以《莲花争霸》为代表,一时间,新加坡武侠电视剧以其造型精细、场景大气(往往内地实景拍摄,这一点,就比当时的TVB剧强上不少)、剧情严谨而迅速占领了电视荧幕——《昆仑奴》、《真命小和尚》、《神雕侠侣》(新加坡李铭顺、范文芳版)、《鹤啸九天》、《东游记》……组成了我们童年最深的美好回忆。

《塞外奇侠传》,就是我最宝贵的记忆,就其后对我的影响来说,远在《莲花争霸》以上。

(在将要满12岁的暑假,作为即将跨进青春期,从孩子变为少女的成长关键期,遇到的两部作品,确实在某种程度上组成了一个女孩未来情感世界的全部——一部,是奠定我对男性审美的小说《楚留香传奇》,另一部,就是以女性为绝对主角的《塞外奇侠传》。)

 


《塞外奇侠传》的电视剧将《白发魔女传》、《塞外奇侠传》、《七剑下天山》三部梁羽生的武侠小说糅合改编而成。对原著的改动不是一般大,但可能那个时代编剧敬业,最终效果居然比《塞外奇侠传》的原著还要好。

梁羽生一生,似乎对爱情十分悲观,他写了一对又一对无法终老相守此生的情侣和各种单恋,白发魔女,只是写满遗憾的苦情人名单中的一组。

梁羽生似乎又特别擅长刻画英姿飒爽,充满生命力的女性,与此相对,他笔下的男性,却总是优柔寡断,阴郁徘徊、懦弱逃避。

(不仅他如此,金庸更是如此,那个时代的男性作家,写不写武侠,大多如此,只有古龙是个彻底的异类。)

《塞外奇侠传》的电视剧改编,则有青出于蓝之势,将原著故事中那些爱而不得的故事,变得更加缠绵悱恻、跌宕起伏。


练霓裳、哈玛雅、易兰珠,还有纳兰明慧,四个性情完全不同的女性,四段纠缠不清的爱情,还有四个复杂伤感的归宿。

————一句话概括《塞外奇侠传》。 


《塞外奇侠传》的主要情感线路,并不是一再被拍成各类电影电视剧的练霓裳与卓一航,而是不太受瞩目的飞红巾与杨云骢。

很多人都应当记得,当红巾飞过,独立在桥头的哈玛雅露出满头白发,那一瞬间,一抹红色跌落在白色的雪地上,雪花渐渐飞起。红颜白发,惊心动魄,凝结了一个女人一生的爱恨。

“这不关你的事,纱巾还给你!”哈玛雅的话,飘散在风中,这个决绝高傲的女子,此生,便再不能回头了。

当时响起的背景音乐,正是王菲仿似不带任何尘埃的《雪中莲》

……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

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

莲花开在雪中间

多少的希望

多少的心愿

……

(这首歌的原唱是的邓丽君,但确实只有王菲那空灵透彻的声音,才真正唱出了这首歌清冷隔世)


本以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以为那句“红巾是送给我妻子的”童年戏言,可以成为一生的承诺。可高傲的哈玛雅,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竟然最终会成为情场的败落者,输给了一个来自异族,身为仇人,看上去有些傻白甜的纳兰明慧。

 

童年时,总以为爱情是一生一世,怎么也不懂,身边簇拥着无数追求者,几乎拥有旁人羡慕的一切的哈玛雅,为什么会在遗憾和纠结中蹉跎一生,为什么仍会失去唯一的爱人。

然后怨念着那个比张无忌还渣的杨云骢,埋怨他的懦弱、他的迟疑、他的游移不定左右摇摆。心中甚至无数次的想,我若是哈玛雅,怎会爱上杨云骢那样的人?

可是,长大以后,特别是年岁渐长,也经历了一些浅浅短短的情感波折后,才懂得,在杨云骢和纳兰明慧的爱情中,第三者,并非是明慧,而是哈玛雅。(在原著这一点更加清晰。)

杨云骢爱过哈玛雅吗?也许,可那并不在他与明慧相遇相爱之前。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个明媚活泼的少女,一定曾在幼时的杨云骢眼中,留下了深深的影子。

等到杨云骢长大成人之后,他再次见到哈玛雅,那份年少懵懂的初恋,并非没有可能变成爱,变成婚姻,变成相偕一生的守护。

然而,除了一样的明媚活泼,此时的哈玛雅,已经更强大了。有了责任,有了信念,也有了更加自我桀骜的性情。

在总是争强好胜,处处比自己聪明的师弟阴影下长大的杨云骢,无论如何,都再难对这样的哈玛雅敞开心扉——

她的世界那么广阔,她的翅膀那么坚硬,她看上去并不需要任何人,包括男人。

杨云骢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没有经受任何风雨打磨的他,怎可能,有那番天高海阔的格局,去欣赏这样一个已经“放飞自我”的人了?这个人,无论男女,其实于他,都是令人畏惧的存在。

她只会提醒他,他是那么的没用,那么的不被需要,就像《东京爱情故事》中的完治碰上了莉香。凡夫俗子的杨云骢,真的配不上志存高远,果断刚毅的哈玛雅。

只有在遇到了被他救治,全身心依赖他,信任他,温柔而坚贞的明慧,他才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被吸引。

所以,他几番几次的为了明慧置哈玛雅于不顾。所以他在婚礼上依然可以抛弃哈玛雅而去,所以他无法面对哈玛雅和明慧,宁愿躲避十六年。

杨云骢,从一开始爱的人,就是明慧,不是哈玛雅。

如果你爱的人,深深的爱上了别人,你有什么法子?

纵然再讨厌杨云骢,也必须承认,哈玛雅,从一开始,就在杨云骢的心中出了局,不是杨云骢移情别恋,而是当他遇到明慧时,他的心中,本就只剩下哈玛雅一个模糊而遥远的影子。

 

可这是哈玛雅的错吗?是杨云骢的错吗?是纳兰明慧的错吗?

都说感情不讲对错,也不讲付出收获,甚至,也不问值不值得。事实也是,拿对错去衡量情感,确实没有半分意义。

从小如草原儿女一样自由桀骜,又有练霓裳这样师父教导的哈玛雅,如果错,也就错在她太孤独了,始终未能遇上精神上与自己对等的人,杨云骢又出现得太早,早的在她迅速成长之前就已经让她魂牵梦引,甚至做出一生的承诺。她以为对方会一直向她伸出双手,会一直和她一起驰骋在无拘无束的草原之上。

她确实错了。

她不是输给了明慧,只是输给了自己。

她的成长太快,太野,她没有停下来等等杨云骢——可,这样的等待,又何尝有半分意义? 


童年时的我,仔细想起来,其实早已显露了爱憎分明,孤傲清高、极度自我的个性特质。所以,从一开始,便一边倒无条件的站在了哈玛雅这边,极度痛恨着作为“情敌”的纳兰明慧,对她的痴情、坚强、执着和妥协,简直视若不见。

但现在,回过头来想纳兰明慧,却不由得对她既有崇敬,又有欣赏。

在这段情感中,她是彻底无辜的。

她那么决然的背叛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出身,自己的血统,为他做了每一件自己能做的事,义无反顾的跟着心目中的英雄远走天涯。柔弱的她,因着这份爱,激发了原本闭在深闺之中的每一份力量。

可是最后了?她的爱人,杀了她的父亲;她的丈夫,杀了她的爱人(虽然只是她以为);她的女儿,杀了她的丈夫。她为自己爱的人守身如玉十六年,却到死也没得到亲生女儿的原谅。

她何尝是胜利者?她拼尽一生,得到的,只是和他相守的两个晚上,一如海市蜃楼,一场幻影。

纳兰明慧的成长,正是在遇到杨云骢之后。在那之前,她确实只是一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娇柔的小姑娘,但那份触动她生命的爱情,却让她迅速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女人,一个内心无比坚定的女人。

十六年选择逃避的杨云骢,居然有脸面对这样的明慧说:“我们和好吧,为了女儿。”只可惜此时的明慧,早已不是昔日小鸟依人只知为了自己的英雄付出所有的少女,她也长出了像哈玛雅那样的铮铮傲骨,所以她以惯常的温柔回了一句:“那我们的杀父之仇呢?”眼里没有恨、没有怨,已如一潭清水。

如果明慧不是这样的女人,她又怎能得到爱恨如此强烈的哈玛雅的尊重?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反而是现在的我最感动的部分。

也许,只有女人才能了解女人吧。

说到底,杨云骢,你配不上这两个女人。

在她们的生命中,你或者守望了一段,或者指引了一段,但最终,你都无法真正参与。


 

杨云骢爱过哈玛雅吗?我认为,是的。

绝非童年时似懂非懂的想念,如果那是爱,就不会因为仅仅知道有人暗恋哈玛雅,就选择自动退让。师父长辈的撮合、志同道合的相惜,还有对方一往情深的感动,都无法让一开始就显得卑微的自我,在那么骄傲的灵魂前自信的抬起头。

当然,也不是他得知自己与明慧已无可能以后。简直是典型中国式好人的他谦逊、忍让、温和,严格恪守着师父教给他的道德伦理,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从来都没有表露过真正的自己,没有真正得到别人的认同。每一个中国式好人的灵魂深处都有一个脆弱的孩子,他怎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忘记,明慧那第一次得到的全身心的交付了?

杨云骢如果能爱上了哈玛雅,是在经历了这许许多多的造化捉弄和许许多多岁月折磨之后,他也不得不被迫的开始自我艰难而痛苦的成长(纵然他逃避了十六年)。到了最后的最后,经过了和哈玛雅一夕长谈,他开始敞开心扉,也学会了体谅,学会了欣赏,学会了感同身受发自内心的付出和包容,这一刻,他和哈玛雅,终于达成了谅解,他也终于真正能和哈玛雅对等的站在一起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他爱上了哈玛雅。

所以当他掏出红巾,说:“希望你能永远把它带在身边”时,已经明白这块红巾对于自己和哈玛雅的意义(“这头巾,是送给我的妻子的。”),他这次郑重其事的送出红巾,情感上,已经给予了哈玛雅妻子的地位。

但此时,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能明白,这块红巾,对他们的情感,只是一个交代,却已没有多少意义。

道是无情却有情,情到浓时情转无,杨云骢对哈玛雅情感最为真挚之时,也是他真正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他人意味着什么之时。这两个人,又还未能真正风淡云轻,看淡一切。

所以,太多的过去,横亘在他们之间,注定了他们无法忘掉过去,更不能容忍这份如此珍贵的情感居然早已千疮百孔。他们最好,最纯粹的自己,终究是错过了。

时过境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但,毕竟电视剧留了个尾巴,那个尾巴就是张华昭说的:“如果有缘,他们会回来和我们团聚。”


 

看到很多评论都说,杨云骢和飞红巾,不免走了卓一航和练霓裳的老路。

我却并未如此悲观,因为,如狼女一般强烈鲜明,不通世故的练霓裳固然可爱,但确实在卓一航的情感纠葛中有自己“作”的成分,她对爱的付出如此纯粹,她所求的情感,也如此纯粹,无法忍受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当然,卓一航的懦弱、迂腐是他们情感悲剧主要原因,然而他用后半世寻找优昙花,想要弥补当初的过错,此时练霓裳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也给她的人生,带来了诸多遗憾。

(所以到最后,当她怀抱卓一航被冰冻的遗体时,才会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那时的她,才真正彻悟豁达,只可惜,这对他们来说,不免太过漫长。)

然而,哈玛雅和杨云骢的最后,想必内心,已无遗憾。 


相爱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将红尘万丈隔绝起来,两人“幸福”相守吗?

那是童话,不是生活,人,毕竟是社会动物,外面的纷扰与波折,又岂能被封闭在两个人,或者一个家庭的世界以外?

所以更需要两个人能携手,去面对,去抗争,去体会,去融入,去改变,一方的滞后,不在节奏,都会徒然消耗另一方的生命。

更何况,现代社会我们有一千万种方法让自己的身体愉悦,然而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得到愉悦的方式,还是寥寥几种,而且终人类种族存亡,大概都不会增加。

而无论是得到心灵相通的知己,还是看到自己更大的成长带来的成就感,都是这不多让自己愉悦方式中最为重要的。

相爱,也正是为了彼此的成全,这份成全,是为了让我们,变成更好的自己。

——我想,那些内心强大,总对自己有着更高追求,总在往前走的人,尤其是女人,内心一定会有这样的坚守。

 

当然,有时候,我也想,让中国文化语境中的男人,真正欣赏、守望、理解和怜惜一个完全自我,独立,骄傲而真实的女人,大概,还正在学习进行时中吧。

那份文化血脉带给中国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基因,依然让他们难以接受比自己更强大,也不那么需要自己的灵魂。

在我们的文学作品中也好,现实生活也好,过分强大,过分自我的女性总是得不到爱情,她们总是辗转反侧,挣扎痛苦,眼看着自己一次次被远比自己柔弱的女性夺走爱人,心力交瘁,还要忍受外界“自私”、“清高”的指责。只有少数幸运的能够豁然开朗,从此一番新的天地。

所以我们的媒体总是在感叹:“女人成长太快,男人跟不上啊!”

但,我想,终有一天男人会明白,拥有一个能和自己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真正相抗衡的伴侣,是多么的美妙。

人生需要对手,爱情也需要对手,没有真正的懂得,就没有真正的慈悲,更没有真正的匹配。

那个对手,会让你看到更大的世界,有更高的格局,让你成就更好的自己,让你享受更完整更欣悦的人生。

——看着飞红巾和杨云骢深情对望又勒马扬镳的那一幕,我一直这么想。

惟愿相忘于江湖,山高水长,各自珍重。 



相关阅读链接

不可抗拒的宿命——2003年韩国武侠剧《茶母》

武侠世界中的女性成长史——1985年版台湾电视剧《怒剑狂花》

被辱者的复仇——电影《修罗雪姬》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