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 往电影里放金曲,最好的DJ导演是贾樟柯

MOViE木卫2020-09-15 14:54:18

一周前就想写这个题目了,但工作量太大,而且最近实在太忙,今天已然看到好多人开始总结这个。


总之,是个好事。


我的第一本书《身不在场》正在电商网站上预售,第二本书《用电影延长三倍生命》也处于最后完稿的冲刺阶段。上周末去资料馆参加了 85 高寿的李行导演作品交流会,这周末又参加了 85 后鲜浪潮青年电影进行曲论坛,晕乎乎就下来了。总之,都是一些琐事。


今天刚刚开始的十一月,估计又要泡在资料馆看电影。


关于贾樟柯的电影标签,其实一项就是放流行歌曲。这个日常生活现象,远至县城大街小巷放的口水歌,近到火车上八个喇叭的山寨机播放网络歌曲,总之,贾导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运用得如火纯青了。



以《小武》为例,里面出现了《心雨》,《天空》,《选择》,《霸王别姬》,《爱江山更爱美人》,《我听过你的歌》,《纤夫的爱》,《天不下雨,天不刮风》……撕着嗓子在澡堂吼歌的小武,真是唱出了 KTV 所不能有的心声。而最牛叉的,据说是打火机放出来的《献给爱丽丝》。


因此,再回到今天以《港囧》为代表的这些“歌来凑”电影,DJ 导演真不是谁想当谁就能当。


每一首歌,要放得恰到好处,引导人物,熨帖情感,升华故事。绝对不能像学生作品那样,随便拿点罐头音乐来糊弄事。这还不说王家卫等导演,他们直接就在电影拍摄现场放起了音乐。所以,《一代宗师》根本不是后来才想到加魔力康的配乐,因为王家卫就在现场放《美国往事》。


当然了,说贾樟柯是最好的 DJ 导演,那得加一个中国内地导演的限定。要说国外,那么,昆汀估计是头几名的好手。


加音乐这个事情,台湾电影从李行电影里一堆的邓丽君(《彩云飞》的《千言万语》),侯孝贤早期的凤飞飞到杨德昌电影里放蔡琴的歌,后来一路唱啊唱,唱到了《九降风》《那些年》,这 MV 导演周格泰,索性拿了一首《五月一号》( First of May )来当电影片名。




“就是那个在 KTV 看到了总想快进的周格泰吗?”


《十七岁》原名《五月一号》,周格泰果然是 MV 深度中毒,整部电影有如 110 分钟 MV 前奏,关键的主题曲,除了放下旋律调子,对背歌词,从头到尾都没有完整放过,实在是作者个人到极致。这部电影,经常有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光,照亮了少女的大腿,白花花的。男的没事干,动辄裸衣,反正也是离谱。我很轻松地猜中所有故事梗,所以后半段不能忍,尤其各种青春癔症发作。


好玩的地方是致敬了杨德昌侯孝贤,凑巧看到的朋友,可以留下比照下。电影精髓,是在结尾出字幕的定格抽帧,被抽取的时间变成了慢镜头。哎,又是 MV 放毒。





谭家明电影里的《深爱着你》、《人在旅途洒泪时》,吴宇森《纵横四海》的《浅醉一生》……总之,有时候歌成就了电影,有时候电影成就了歌曲。后来,彭浩翔这家伙也开始放歌了,《破事儿》一首《再见 PUPPY LOVE 》,《志明与春娇》来自一首歌,而电影里 KTV 大唱《最后的玫瑰》,老歌确实俘获了我的不少好感。


我一直有个观点,中国电影现在这么差,其实是全方位,并不是来自于少编剧,或者主流导演市侩没文化,就连配乐,或者选歌,当个 DJ 这种事情,他们都干得极度业余。


哪怕以《华丽上班族》为例,说实话,里面的歌简直令人失望,如今回想,没有一句旋律和歌词是记得住的。而那些整部电影不断循环在放一首口水歌的,同样令人崩溃。




重看了一遍《山河故人》,对比上海版本,少了马航事件跟第三个关公。我还是坚定认为,中国的电影院需要《山河故人》这样的作品。贾樟柯所引发的评论圈混战,其实从被禁的《天注定》已经开始。《山河故人》则是一次阶段性的回顾总结,又是一次即兴创作的野心之作。在拍摄技术层面,《山河故人》极其熟练,影像精准——无论是那些爆炸还是低音,浮冰到大海。


即便观众不留意画幅变化,也不想问片名为什么出那么晚,甚至忍不住要叫 OMG。但迥然不群的形式风格,完全有别于其他电影的表达诉求,影迷如数家珍的标签,加上两首插曲和半野喜弘的配乐,营造了一个短相聚长别离的人生命运,依然嗟叹。



我个人对第一段其实没什么感觉。一来演员的年龄设定不对,再者它恰好是印象中最熟悉的县城写实风格,都是过去式的搬演重现。贾樟柯貌似随意放入的DV素材,扳回了一些分数。


相形之下,第二段落,除了梁子老婆明显不在同一个表演情境,除了和尚的出现有些新闻事件演绎以外,赵涛的表演还是不错的,入戏又动情。


我最喜欢的是第三段。有很多人可能不喜欢,但我觉得,这才是电影。它会展示可能性,无论是那段忘年的孤独感情,还是并没有被细致描绘的自由。


中国的社会现实很难被预言,所以我喜欢预言,章明曾在《郎在对面唱山歌》里预言了2014年,当年看来觉得狗血啊,2014年好像跟2009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我们经历了2014年,也会发现生活不过如此。无非有些东西变得更糟了,而我们变得更老。



贾樟柯预言着2025年,尽管中国的影像已经消失了,然而却不难逆推。《山河故人》成功制造了“这么近那么远”的情感投射,电影在某些段落结结实实打动了我,可以说是恻隐之心,可以说是人之常情,就如同梁子看了一眼老虎。但在其他一些地方,我又觉得,我离电影很远。


不过说回到预言,我觉得还是杨德昌的预言最厉害。二十年前的电影,二十年后的事情还在大陆呈现。


好像又写偏了,就这样吧。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