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活动 为可爱的孩子献上一首新年颂歌

e之蓝2020-06-29 13:55:25

2016年12月25日下午,浙江工业大学信息工程学院10名志愿者风雨兼程来到杭州儿童福利院,为小朋友和保育员们送上新年祝福。


备注:院内不能够拍照,这是唯一一张照片,这是孩子们生活的一角


保育员姐姐一面带着我们参观孩子们平时生活学习的地方,一面和我们讲解困境儿童的概况。全院在册儿童年龄均介于0-18周岁,99%是患有各类疾病和各类残疾。在册儿童之中有近25%的儿童生活在寄养家庭仍有75%的儿童生活在院内。在院期间会让儿童进行康复训练和教育,帮助他们尽可能地融入社会,儿童18岁后会无条件转院到第一福利院,在那里继续接受照料与教育。


保育员指着贴满孩子照片的风采墙说:“这里的孩子有很多是遭到父母遗弃的,不知道名字,不知道出生的日期。福利院给孩子们测骨龄来估计孩子生日,按照入院的年份来为他们取名字。”



淡蓝色的走廊,和着淡淡奶香和橘子香味的空气,福利院中充满了温暖,又让人感到这份温暖背后的坚强。各种康复的器具,铺得整整齐齐的床铺,我似乎能看到孩子们和保育员一起努力的样子。


大一点的孩子们在活动室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一群孩子在电视前看《马丁的早晨》,发现我们来了,有的孩子十分热情的过来拉住志愿者的手,让他们过来一起看。还有些孩子有些害羞,但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静静地搬出座位示意志愿者和他们一起来看。隔壁活动室有个孩子一边画画一边和我们讲述他的生活,下个学期要上的课程,他们的体育课,以及他最喜欢NBA里的哪支球队。


小一点的孩子还没办法自己独立活动,穿得圆圆滚滚坐在儿童椅上。由于无法进去看他们,我们只能在窗口和他们打招呼。他们兴奋地挥舞着粉红色的小手,喊出稚嫩的“你好”。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啊。他们就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慢地成长,慢慢地去感受这个世界,这样也很好。



在这里我们也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他们怀着和我们类似的想法,一起畅谈自己的想法和愿望;一位做国际贸易的女士也来到福利院,表示希望能够帮助这里的孩子,由于福利院不允许带礼物,她把带来的苹果分给了前来参观的人们。我们同时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关爱儿童的活动中来,为他们献出一份爱心!志愿者们在参与了活动后也做了本次活动后的感悟分享


杨文琴

我想我更希望去做这样的志愿者。能与那些小朋友们熟识,亲近他们,与他们玩耍,而非走马观花似的从他们的世界路过。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对那些小朋友来说,也许当你真的亲近他们,你会成为他们人生中很重要的存在。只是希望被抛弃的他们也许有残缺的他们也能快乐的成长。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可以让我成为这样的一个志愿者


虞楚波

我觉得福利院里的小朋友们跟外界的接触太少,感觉跟他们聊天他们都有点不敢说话,这样对他们的身心发育很不利,所以以后应该多组织这样的活动 。


严基川

通过这次志愿者活动让我更近距离了解到福利院儿童的身心健康,我记得这些儿童在得不到与同龄人一样的父爱母爱的同时更需要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和呵护,给他们营造一个该有的有利于他们健康成长的环境,给予他们更多的爱和关怀,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斯沛远

这里的条件比我想象的好很多,设施很算得上完善,工作人员对孩子的照顾也很周到。那些孩子在看动画片的时候的样子,和我们小时候没什么两样。有一个男孩子热情的拿来椅子给我们坐,我向其中一个孩子打招呼,他比划着说:家里的电视辣么大。一句很普通的话,在这个房间里却令人心酸,他的家在哪里呢?福利院是他的家,但这不是他原本的家,他真正的家人把他遗弃了,他的父母或许是因为负担不起医疗费,或许是因为嫌弃他的不同而不愿再见他。


一定很伤心吧,每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就算有再好的叔叔阿姨,再多的玩具动画片,也比不上父母的关爱。在这里,孩子们已经衣食无忧,缺乏的不是物质而是精神上的依靠。那位画画的少年在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很开心,有那么多人来欣赏他的作品,这样的开放日可能是他为数不多可以和外界交流的机会。和他们接触,对我们来说也是接触陌生世界的机会。同是有血有肉的人,却因为一些先天的疾病而分割成两个不同的世界,这种现状需要每一个的努力去改变。


志愿者合照


信息学院·e之蓝工作室

 


来源 / 信息团学志愿者协会

编辑 / 陈壮健

审核 / 葛涵宇

推送 / 葛涵宇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