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引擎,带着父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春节自驾 品牌

autocarweekly2020-10-22 06:11:47



这是我连续第三个不在家乡度过的春节。


初次在外过年的经历,像是一种仓促的告别。向自己以往二十多年的生活习惯说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父母一起,在上海这座空城里寻找我们在春节里丢失许久的“自我”。虽然过得极为冷清,但也算是自得其乐。而第二个在上海过的春节,更像是父母将继承几十年来的习惯复制到了另一座城市:在不那么熟稔的亲戚朋友家奔走,依然围绕着锅台扫帚忙碌。


所以到了第三个远离家乡的春节,我和父母商议:索性放弃原有的一切习惯,让我们以自驾方式度过一个春节吧!


庆幸的是,笼罩在上海的寒潮很知趣地在春节前散开了,就连平日里被雾霾捆绑住手脚的蓝天,也在此时裹挟着充足的阳光露出了可爱面容。甚至有那么几天,我都产生了一种置身春夏之交,可以褪下棉衣穿短袖的错觉。



为了不负这大好春光,更是为了郑重迎接父母,我在洗车价格飙升到70元的那一天给这辆博瑞认真地洗了次澡,也算是为即将到来的旅行做准备。



在那条空荡的街上唯一开着的洗车店里,我和一位南京牌照的现代朗动车主不期而遇。我从他那里借了一根利群,他在一旁打量着这辆博瑞:“我没想到这车居然这么大。”趁着洗车师傅喷泡沫的工夫,他又绕着车看了一圈:“还真挺好看的,这么大的车好开么?”


我和他说这车有360度的全景影像和倒车辅助,平时开车停车方便容易很多,当然如果还想尝下新鲜的话,这辆车上还有侧方位的自动泊车可以试试。


等着师傅擦干净,这哥们又坐进博瑞里面端详了个究竟。至少座椅舒服、没新车味道,还有很多的高科技配置算是让他改变了对这车原有的看法。


“上周小孩刚出生,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洗车,不过总不能让车这么脏地过年吧。”他一边把自己的车挪到洗车位,一边解释道:“现在有了小孩有可能会换辆空间更大的车,也许可以考虑这类宜商宜家的自主车型了。”




对于自主品牌车的不信任,很多时候是来源于不了解,我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例。


平日在家代步,他依然喜欢开那辆已经跑了超过20万公里的帕萨特。那辆车是我高考的那年来到我家的,在那辆车上我知道了一辆车的手动挡可以做得多么顺畅;我也曾用那辆车载过心爱的女孩。当然,在那辆车上我也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车祸。所以我偶尔会“自恋”地认为:这辆车承载的丰满记忆,是父亲不舍得换掉它的原因。



然而父亲总是有些倔强。他自认为还年轻,既然手脚健康为什么要退化到开自动挡的车?若不是母亲拦着,说不定他还会从西北直接开着车来上海。


自驾旅游,总有很多时间是在无聊的路途上。本打算借此机会和父母好好聊聊天,但稍显悲剧的是,母亲上车很容易就进入梦乡,而我跟父亲又在大多数时间里沉默以对。为了缓解尴尬,我只能找些话题硬聊。


聊完江浙的风景名胜,又借着路边高耸的输电塔聊了会儿父亲的工作。然而很快,再次陷入了沉默。为了又一次地打开僵局,我只好把博瑞这辆车当做话题:“爸,你看。现在这车都已经有ACC自适应巡航了。就是前面车慢下来,它也会跟着减速。”边说我边给父亲做示范:“而且还有主动偏航预警,变道的时候都会有提示。” ······   



没想到这辆车反倒成了我们父子间聊得最多的话题,但最后终结话题的,同样还是父亲的“不屑”:“太智能的车开起来没什么意思,而且我还是宁可相信自己也不相信那些电子的东西。”



随后,我换父亲来继续驾驶,而我则在副驾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眯眼看见父亲正在试着去摆弄ACC,一会儿又去研究抬头显示系统,就像是我第一次触碰家里那辆帕萨特的时候,满脸写着新鲜感。看他如此入迷,我扭过头去接着假寐。



母亲信佛,外加上多年之前领略过春节期间登普陀山的人山人海。所以我们把自驾的第一站放到了太湖边的无锡灵山,那里不仅有着一尊世界最大的露天青铜旃檀立像,也是因为那里的景色被称作圣境。



一条蜿蜒的沿湖公路便是个界线,隔开了郁郁葱葱的马山和一望无际的太湖。充足的阳光更加深了眼前开阔的绿色和蓝色,很容易让我联想起《老人与海》中的一句:“海岸只剩下一长条绿色的线,背后是些灰青色的小山, 海水此刻呈现蓝色,深的简直发紫了。” 



无锡的冬天并没有那么凌冽,反倒是呈现出更多的宽容和温馨。似乎是在大佛的脚下,就连空气都多了几分灵气。然而无比庞大的灵山圣境景区让我们感叹的同时,也让我们的双脚疲惫不堪。


几个小时之后回到车内,仍然是坐在后排的母亲很快进入了梦乡,此刻太阳已经到了我们的背后。为了不搅扰母亲的清梦,我悄悄升起了后窗的遮阳帘,也算是尽到了一点微小的孝心。



我从一拿到博瑞这辆车就告诉母亲,记得坐车的时候多和我说说坐这辆车的感受。老妈一路上说得并不多,所以索性在最后一天,我就问她:“这辆车和你天天坐的帕萨特有什么不一样?”


她想了又想:“座椅更硬一些,而且坐在后面一点都不觉得拘束。”顿了一下,更加认真地解释了一下:“这种硬呢,不像是那种软的让你陷进去让你难受,至少我坐这么长时间,一点都不觉得腰酸背痛。”


而母亲这么认真的解释,通常在纸面我们只会把它简化为:“座椅支撑度足够”。



在几天的行程里,我们还去了蠡园,三国城,苏州观前街,拙政园,甚至在苏州新区都很难找到停车位……也许如今大家都更喜欢外出过年吧,我们所到之处几乎都充满了游人。在拥挤的人群里,我们品尝着江苏的烧饼,糖糕,还有我最喜欢的蹄髈,别说还真有种特别的年味。



在原本的计划之中,这次春节自驾游应该是不受约束和纷扰的,然而现实是,我们和车流的巨龙一起,游荡在各个景点之间。



可能玩得未必尽兴,一路偏甜的小吃也不一定适合父母西北人的胃口,但是有一点很可贵,我们一家三口人很难得的在车里获得了非常多共处的时间。尽管很多时候都是相顾无言,但是我们一起在车里安静地看着一个又一个夕阳和朝阳,也从天窗里领略了那些雄伟的建筑们。博瑞宽敞的空间足够我们伸展着肢体,表达着心情。



父亲从一开始不想去触碰这辆博瑞,只打算做一枚安静的乘客,变成了在开车时会去摆弄那些自己不认识的按钮,我则有机会趁着解释这些功能的时候和他聊聊天。在旅行的最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享受开这辆车,不仅是有座椅按摩的原因,而是——用他的话来说:“赶了回时髦”。知道了如今宜商宜家的轿车应该是什么样子。



正月初五这天我们来到了同里古镇,恰好遇到了春节期间最大的游客高峰。我们仨悻悻然在人群中挤了半个小时之后,一致决定回到博瑞里,踏上回家的路。


回程的路上,看父母并无睡意,我打开音响调大了音量接连听了好几首英文歌之后,在一个红灯时,我回头看见母亲微笑地看着我:“我也是欣赏了半天,虽然听不懂唱的什么,但是觉得这音响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路上我向父母道歉,毕竟是因为我没有提前规划好行程才导致他们玩得不是很尽兴。然而他们却说,其实只要一家人团圆在一起过年,就是最大的温暖。若说遗憾,他们只希望明年我们能够开车,去更远的地方。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