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飞冲天!徐怀钰在20年前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少女时代

音谋论2020-08-09 15:11:24

二十年前的1998年,有一张专辑在华语乐坛的诞生对华语乐坛具有很特别的意义,可能这么说有人会觉得言过其实了。其实,在当时听歌的我们是不以为然的,十年后也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因为觉得后来似乎满大街都是那样的专辑,然而来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再来听那张专辑,除了有一言难尽的感触、情怀之外,又会发现那张专辑在当时真的是如此与众不同。



没想到在当时还在听苏慧伦的我会在1998年会听一个名叫徐怀钰的女生。没错,这张被我形容得很具意义的专辑就是徐怀钰的《徐怀钰第一张个人专辑》。



在我来看,徐怀钰与苏慧伦两位歌手就是一个承接与被承接的交替。如果没有苏慧伦当时大行《鸭子》、《傻瓜》、《圈圈》这类新世代音乐曲风的成功,如果没有她接连把翻唱韩流变成一种引以为傲的做法,也许就真的没有后来徐怀钰什么事情。当然徐怀钰可能会继续出道成为滚石唱片旗下的歌手,但也许她会变成另一个李心洁,变成提前诞生的梁静茹也说不定。


所以,徐怀钰是将苏慧伦后来在《鸭子》、《傻瓜》中的那种无厘头风发扬光大的歌手,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当时苏慧伦的音乐专辑在主打之外的作品上还有保留,那么徐怀钰的出现则是彻底地把这股“歪风”狠狠地吹起,变成了一种流行、时尚,这才会让《第一张个人专辑》在当时的华语流行乐坛显得格格不入,然而就是这个格格不入打开了新世代音乐风潮的序幕。创举也好,尝试也好,甚至冒险都可以,事实证明徐怀钰又或者说当时的滚石唱片是成功的。



对于在当时只是纯粹听歌的我而言,并不懂什么是创举,并不懂什么是尝试,更不懂什么是冒险,只知道上了滚石唱片的贼船之后竟然就不想再下来,因为那是从来没有过的音乐体验。


认识徐怀钰不是因为当时她在台湾预热发行单曲《飞起来》的一炮而红,而是通过一本如今已经变成历史的音乐杂志《当代歌坛》得知,那也已经是徐怀钰1998年正式在台湾发行《徐怀钰第一张个人专辑》之后了。依然记得当时并没有彩印的杂志上,用了大半页的版面在介绍这位滚石唱片年度女新人,深深地记住了两个词“大红”、“Y世代音乐”,于是慕名去音像店寻找,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这张当时由南京音像出版社发行的徐怀钰《第一张个人专辑》——一度怀疑是盗版,众所周知当时滚石唱片合作最频繁的大陆音像出版社是上海声像。带着疑问还是买了这盘磁带,自此就开始喜欢上了当时的徐怀钰。


1998年通过杂志报道知道徐怀钰在台湾很红,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红,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红,直到听了《第一张个人专辑》也没有明白,但的确是被这种被称为“Y世代”新曲风的音乐给迷倒了,也有可能之前就很是迷恋苏慧伦《鸭子》、《傻瓜》、《圈圈》这类“怪咖”音乐,然而听到了同类音乐的升级版的时候那种按捺不住的悸动就频频涌现。



今天来想,到底还是曲风够新颖,够特别,也够流行,更够上口,从《飞起来》到《Dub-I-Dub》再到《妙妙妙》各种节奏感鲜明的动感舞曲轰炸般地朝耳朵袭来,尤其是《妙妙妙》把AGOGO的曲风变得现代感十足,用现在的词语来形容就是“中毒”、“洗脑”,不愧是翻唱韩国的音乐作品——这首由酷龙演唱的《Escape From City》在本身的编曲上就很具流行性,滚石唱片的二次打造基本上沿用了原曲的风格、模式,在设计上更贴合Y世代女生大胆、新奇的想法,因而徐怀钰的《妙妙妙》无不例外地成功走红,要知道这可是当时的B面第一首,而如今说起来这首歌的走红程度甚至要高于《飞起来》以及《我是女生》。


《飞起来》与《我是女生》分别是徐怀钰在台湾与大陆走红的第一首作品。《飞起来》最早是以单曲的形式在19981月发行,也正是因为这首单曲的发行,让徐怀钰在台湾造成了轰动,滚石唱片的文案写到“首次进榜即打败Celine Dion及安室奈美惠,勇夺IFPI第一名宝座”说的就是这首歌,因此《飞起来》在台湾很红,在大陆反而不及《我是女生》。


《我是女生》在大陆的走红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其实当时滚石唱片并没有太刻意那么快要把徐怀钰发展的橄榄枝抛向大陆市场,首当其冲还是以台湾市场为主。事实上《我是女生》也没有被列为这张专辑的优先主打,可以看到在台版歌曲顺序排位中,《我是女生》排在了第五位,也就是A面的最后一首,另外从《我是女生》的MV拍摄这些方面,也看得出《我是女生》在这张专辑的位置。然而《我是女生》却成为了大陆电台DJ在当时播放得最频繁的一首作品,这也是取决于滚石唱片当时对大陆市场的策略,那是考虑到对于新世代舞曲市场的接受程度,是不及这种“儿歌”类的作品更亲民,更有亲和力与传唱度。而不得不说,滚石唱片当时这一无心插柳地策略促成了徐怀钰在大陆的走红,《我是女生》当时在大陆有多红,基本上男女老少都会唱,都能哼上“我是女生“这句歌词,这个一点都不夸张。

因此,后来滚石唱片赶拍了《我是女生》的MV,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在大陆引进版中,《我是女生》从台版的A面最后一首变成了A面第一首,并且在首版封面上大写加粗地写上了《我是女生》的歌名,而《飞起来》、《妙妙妙》则是排在了下面,从排位就可以看出地位。不过《我是女生》在台湾的走红程度就比较一般,直到《徐怀钰第一张个人专辑》在台湾第三度改版的时候才出现在了文案之中。


《我是女生》出自李正帆之手,这是一首绝妙的作品,也是徐怀钰这张专辑中为数不多的原创作品。整首歌旋律简单易记,歌词也写得俏皮可爱,加上徐怀钰唱得有点小淘气,根本那就是19岁少女的本色发挥,一句话够地气,就像邻家小女生在唱给你听那般,亲和力强了,感染力也强了,传唱度也就来了。

李正帆除了《我是女生》外,在这张专辑中还写了《温习》与《你还记得吗》,首先要说《温习》,这是一首抒情作品,不是抒情主打,甚至文案都没提过,但却是很多粉丝心目中这张专辑中又一首经典作品。徐怀钰在这首歌中的情绪表达很委婉,也很感性,没有什么大波澜,但这不正是少女情愁的一种表现?就是要青涩,就是要带着小小的忧伤感触一下。多年后在综艺节目中看到徐怀钰与郁可唯合唱着这首歌《温习》,还真是有点不是滋味,只是唏嘘徐怀钰还依然留在过去。


徐怀钰《第一张个人专辑》中的抒情主打分别是《你还记得吗》与《爱像一场重感冒》,比较起来《爱像一场重感冒》走红的程度以及持久度要比《你还记得吗》更强。说到抒情作品,不得不承认这是滚石唱片在对徐怀钰这张专辑打造的又一个杀手锏。把抒情作品包装包括MV、歌词打造得像少女偶像剧一样,这是之前在其他歌手身上未层尝试过的做法,重点是这类作品的旋律不需要有多复杂,就像《爱像一场重感冒》,段落结构简单、明了,编曲上突出的偶像剧效果很强,歌词就是少女失恋心情,而MV更直接,直接实地取景,用拍偶像剧的镜头处理效果,虽然也没剧情但感觉就像偶像剧中的某个剧情一样,当时还是被这样的MV所吸引,反复看了很多次都不腻。《你还记得吗》也同样如此,编曲上下了不少功夫,雷声的效果增强了的情感的代入感,徐怀钰的声音轻轻柔柔,加上中间感性的独白,那感染力顺势增强了千百倍,不过《你还记得吗》略显慢热,歌曲时长长达5分钟,反而流行效果不及《温习》与《爱像一场重感冒》。



至于《爱是Easy Game》与《Amigo》其实曲风还挺前卫的,特别是《Amigo》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听都觉得很惊艳,在这张专辑中,这样的作品就是一次实验,可以挖掘出徐怀钰在风格驾驭上的多面体,本身徐怀钰的声音质感就很强,驾驭这种“前卫”曲风倒别有一番风味。可惜的是,当时的滚石唱片被这张专辑带来的商机冲昏了头,哪里会想到后续的发展,而如果没有记错《爱是Easy Game》与《Amigo》是这张专辑中没有拍摄MV的两首歌曲。


徐怀钰在1998年的成功离不开滚石唱片的市场策略以及包装效果,这一点真的不的不佩服滚唱片。也算是在苏慧伦身上吸取了经验,在此基础上加大力度来做,也抓住了当时日韩音乐甚至欧美音乐的的风潮,结合华语本土的特色,然后带出了徐怀钰的成功。



这是滚石唱片第一次打造纯偶像路线的少女歌手,提出的Y世代音乐理念结合的就是当时年轻人的思想观念,就是要做自我,大胆放飞自我,展现自我,这一点在徐怀钰的歌词中很鲜明地体现了出来,好比《妙妙妙》中“情愿坐上铁达尼号连生命都不要”,这样的歌词真是好玩又有态度。当然要说巅峰还是要数同年发行的《向前冲》专辑,那也是后话了,所以作词人于光中真的功不可没,他笔下的歌词太会抓少男少女的思想情怀了,《飞起来》、《妙妙妙》、《Dub-I-Dub》突破常规创作框架,把无厘头,把新世代的态度变成一种潮流、招牌打了出来。另外,在对徐怀钰造型的设计上也以积极吸取日韩的流行风,既要夸张,有范儿,又不要接地气,因此,当时做出的一些标新立异的造型很快就被大众接受了,比如她的冲天辫,她脚踩的松糕鞋,徐怀钰也因此获封“Y世代”代表人物。



而滚石唱片在宣传做法上一改常规模式,首先大量得为专辑拍摄MV,这张专辑十首歌曲MV就拍了八个,这是当时华语流行乐坛的先例,基本上可以认为专辑中首首歌区都是主打;其次,华语流行乐坛后来盛行的改版风潮就是从徐怀钰身上开始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先后一共发行了四个版本,其中改了三个版,若是再加上之前的《飞起来》单曲版,以及后来的影音版,整张专辑附属版本超过五个以上。而每一次改版,附送的都是周边产品,包装的内容都有所不同,也极具纪念意义,其中第三版是在销售达到40万的时候发行的,而第四版则是在销售量达到50万张的时候发行,这也引得粉丝争相抢购。滚石唱片乐此不疲地改版,市场却一点不疲软,完全就是照单全身,最终成就了徐怀钰第一张专辑销售的持续上涨,让“台湾平民天后”顺利诞生,最重要的是让徐怀钰及其音乐在几代人的青春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