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可比金庸,词胜过林夕,为中国人渲染半壁武侠梦,一生活出了坦荡真性情

京博国学2020-07-31 13:44:21

最有格调的国学微刊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京博国学



他的词曲作品里有中国人的笑和痴,

有中国人对人世的放达,

有中国人的俗、野、狂、真。

 ▲黄霑

说起黄霑,可能有些人并不熟悉,

或许你不知其人,对他的名字也略感陌生,

但是提到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华太师,

想必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华太师的逗逼形象深入人心,

烙上了深刻的周星驰式无厘头印记。

而饰演华太师的这位老先生,就是黄霑。


 ▲ 黄霑

黄霑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师承刘百闵、饶宗颐、罗锦堂、罗香林等大师。

并和金庸、倪匡、蔡澜,被冠以“香港四大才子”。

和那些平常专注于舞文弄墨的文人不同,

这位大师对演艺圈、文学圈、商业圈都有所涉猎,

他教过书,也写过书;

他填过词;也作过曲;

他演过电影、也做过主持;

他开过演唱会、也开过广告公司。

▲左拥林青霞,右抱王祖贤

而最出名的,莫过于他在音乐上的成就,

他被誉为香港“词坛教父”,香港流行文化的代表。

2004年11月24日,黄霑离开了我们,

黄霑的死,让香港流行文化中原本就欠缺的中国精神与古典意蕴也终于消亡。

▲徐克、黄霑

黄霑早在九岁时就已移居香港,

几乎在粤语英语和香港的商业文化环境中生活了一辈子,

虽然每日都会受到西洋文化的熏陶,

但在黄霑身上,隐藏着一股剪不断理还乱的地道中国情怀,有着中国文化最传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昨日过去,风骨犹在

黄霑是最早将中国诗词意境带,带入被视为粗俗的流行曲调第一人。他的词曲将中国传统文人心境,充塞进满满的江湖之气、侠义之气、酒肆之气,从而突出地鼓荡出一份俗、一份野、一份狂、一份真;

他比周杰伦的中国风,早了二三十年。在他的歌词里,传统文化的力量汹涌澎湃,能感受到在他的创作灵感中,有一条流淌着家国血脉情怀的文化

还记得1984年春晚上张明敏唱的那首《我的中国心》么?

1984年春晚张明敏唱《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

娱乐圈有"香港武侠半黄霑"的说法,黄霑不仅武侠题材的歌词写得充满豪情,有关爱国主义的歌词同样励志,《我的中国心》以海外游子直抒胸臆的语气切入,把一个壮阔的题材写得自然而然,从而征服了听众。

又如《勇敢的中国人》中,他如此写到"做个勇敢中国人,热血灌醒中国魂……"一字一句无不包含着深深的赤子之心,激励着国人民族自豪感。


黄霑的全部词曲作品,都表现了中国的情事、中国的格调、中国的人生态度。

歌词作品既透露着儒家文化的积极进取、道家的超迈逍遥和佛家的随缘而安。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

《沧海一声笑》是黄霑为电影《笑傲江湖》作的主题曲,歌词豪情风流,逍遥洒脱,词风古朴而有侠义,此歌也成为了迄今为止最能体现金庸武侠原著精神的画龙点睛之作。

据说《沧海一声笑》当时写了六稿徐克都不满意,深感无奈的黄霑随意翻阅身边的古书寻找灵感,看到《乐志》里说"大乐必易",黄霑突发奇想,于是将中国古音五声音阶"宮、商、角、徵、羽"反其道而行之,按"羽、徵、角、商、宫"的次序弹奏出来,旋律极其简单但效果却是出人意料得好。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

黄霑在为徐克导演的《黄飞鸿》电影配乐时,融合了古曲《将军令》,写出了《男儿当自强》一曲,歌曲中赋予了更多的激昂杀伐之气,配合他自己的作词,金鼓齐鸣,弦瑟萧杀,通过林子祥高亢的声音演绎出男子汉的豪气和热情,让人热血久久为之沸腾。

《将军令》那么求风雅讲韵味的一支曲,到黄霑这里全是气,全是吼,全是重拍,全是怒吼,强得不能再强;这是黄霑的创造,是中国人音乐世界里没有过的狂暴之声。


周润发与赵雅芝版的《上海滩》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
记得当年电视剧《上海滩》播出后,一旦听到片头曲,整个大院的人都会聚集到代销点追看剧集,真可谓万人空巷。《上海滩》主题曲“浪奔,浪流”,“淘尽了世间事,亦未平复人间争斗”的态度,正是苏东坡在《赤壁怀古》、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态度;


女儿意 英雄痴

吐尽恩义情深几许

塞外约 枕畔诗

心中也留多少醉

......

在82版的《天龙八部》里,黄霑献出了两首作品,《俩忘烟水里》唱出了英雄痴儿女意,缠绵悱恻,词的意境让人着迷。


万水千山纵横

岂惧风急雨翻

豪气吞吐风雷

......

而主题曲《万水千山纵横》简直就是主角乔峰的写照,豪迈奔放,坦然率真,"豪气吞吐风雷,饮下霜杯雪盏,独闯高峰远滩,人生多少个关,却笑他世人妄要将汉胡路来限……黄霑所显示出的中文功底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黄日华版的《射雕英雄传》
83版的《射雕英雄传》无疑是许多内地人认识金庸的开始,《世间始终你好》和剧集一起成为时代标签级的记忆,顾家辉气势逼人的旋律,配上黄霑至情至性的歌词,将群鹿争雄、势如破竹的英气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缠绵两种完全不同的风味奇妙地共冶一炉,呈现出一种刚柔并济的别致面貌。


人生路 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 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 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 路随人茫茫
......
《倩女幽魂》“人生梦如路长,梦里依稀有泪光”的凄美和哀婉,宛然古代词境的复现,里面有人生如梦的中国生死观,还有戏梦红尘的文人处世态度;


张国荣与王祖贤版的《倩女幽魂》
《沧海一声笑》和《道,道,道》(《倩女幽魂》插曲),黄老先生开起口来也是一路狂吼如山野村夫,词是“谁胜谁负浪涛淘尽”之类的老词,声音境界上却是一顿乱拳什么都不讲的粗,是文人少有的野狐气,那种狂不是苏东坡辛弃疾等的豪迈能包得住的,自有黄霑的真性情,有他混迹于人间的闹市而不是人生的书桌边所特有的一份大粗大俗大鸣大放。



情与义一直是黄霑创作的歌曲中的一个主旋律,为《英雄本色》创作的主题歌《当年情》,则没有走那种生猛刚劲的路,而是用一种内敛的笔调反映出江湖人物心中的无奈与唏嘘。

随着一阵略显苍凉的口琴声飘过,张国荣倾诉一般的歌声坚定地缓缓飘出,让人体会到一份温暖与感动交织的内心交集,黄霑用他的词告诉我们,震撼人心的力量,也许就是看来很渺小的个人情感。字里行间对往日的怀念和对亲情的渴望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对这部影片多了一层深层的人性思索。



确实,黄霑有一颗中国心。

一点也不夸张地说,他的词曲作品,虽然映入了世俗的光影,虽然染进了粤语的方言,但依然纯然是中国传统文艺的一支余脉。

他的歌词里有大量中国古典诗词的遣词和句法,

他的曲纯然是国乐民乐曲风的延续,甚至保留着中国古人的胸襟。


黄霑、罗文与张国荣

而黄霑最深的底蕴,一是痴,一是笑;

痴是悲,是凄凉,是中国人对尘世的眷恋;

笑是喜,是洒脱,是中国人对人世的放达。


自由任性  笑看风云


(黄霑)

黄霑性情狂放,文坛娱乐圈广交朋友,

主持电视电台节目、写专栏、写小说、写剧本,还演电影。

有趣的是,以他的身份,却总爱去电影里客串些猥琐丑角、咸湿嫖客,换做旁人怎肯失了身份,他却甘之如饴,很多时候他连薪酬都不收,过足戏瘾之余,倒贴车费,甚至大宴众人。

1989年《义胆群英》饰演王律师

花无百日红,终于到了时代的拐点。

1995年,黄霑给徐克的电影《梁祝》主题曲填完词后,便很少再接到音乐创作的邀请。

那一年之后,香港词坛成了林夕的天下

▲林夕

王菲、周杰伦等迅速走红,欧美的HIP-HOP等新潮曲风卷席而来。

落寞的黄霑,在其博士论文上写下一个悲观的结论:

粤语流行曲已完全失去从前的优势。

他痛陈香港流行音乐的衰败,行业短视,水平骤降,“再没有美丽的旋律”。

黄霑还刻印一方:“不信人间尽耳聋”

消沉落拓之心情可窥一斑。

时代骤然变脸,属于他们这一辈人的舞台一去不复返了。 

不久后黄霑身患癌症,直至2004年11月24日去世。

黄霑的一生,是大性大情、恣意挥洒的一生。

他从不给谁面子,言词无忌。

90 年代四大天王红透,他批评刘德华写歌文理不通,

“没有看过写情写得那么笨的人,如果不是他自己唱,根本没人听”。

他尖锐地指出周杰伦是红不了多久的人,

批评TWINS不会唱歌不该出唱片,

抨击现今歌迷只会看歌不会听歌;

 ▲ 黄 霑

他这样评价自己:好色无胆、好酒无量、好钱无能。

在娱乐圈,主持节目大讲荤笑话、黄段子,还出了一部嬉笑怒骂无下限的《不文集》,留下了“不文霑”的绰号。

  ▲黄霑“强吻“搭档顾嘉辉


  ▲黄霑在金庸家中当众跪下求婚

黄霑情史不多但也不少,坦言此生最爱是香港才女林燕妮,甚至差点为她自杀。

90年TVB颁奖会,他上台第一件事,便当着全场观众的面向林燕妮示爱。

六十岁生日,中风之后行动不便,仍开一班女星的猥琐玩笑,其放浪形骸,全不避世人耳目;

烟酒终生不离,经济上也是大起大落,财似云来又散财如水,今朝有酒今朝醉。

▲张国荣、黄霑

在张国荣的葬礼上,黄霑深切地致以悼词:

“是否上天要透过Leslie,令我们明白人生根本就是无常,红尘是永远多苦?又或者,是否上天想透过他,教我们从今以后要好好学懂珍惜,由今日起我们要很率心地爱护我们本来就该爱护的事事物物,因为好的事物不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这番说话,深情抑郁的背后,也传达出一种黄霑式的人生观,

与他在词曲里的价值观一致,便是

笑看风云

黄霑就像金庸笔下的几个老侠士,他有老顽童周伯通的天真任性,黄药师的傲视世俗,又兼备洪七公的济世情怀,还有一灯大师的悲悯气象。

痛后,终能放下。

黄霑在生命的最后时段,仍然不改开朗豁达的性格。

想睡就睡,想吃就吃,完全不忌口。

甚至在去世那年亲自绘画了达摩像,自题:

“达摩面如马克思,倒是个有创意的想象。”

此间话语机锋,有谁能识?

“世界是无常的,变幻才是永恒,一定要活得开心。”

活得开心,也许,正是霑叔一生的写照。


江山笑,烟雨遥,

吟尽沧桑世事之后,

一笑绝尘,告别人世。

黄霑,

终究还是以才子始,以才子终,

不涉庙堂,只问江湖,坦荡活自己。


京博国学编辑整理自网络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