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的重大改变还是要在主流发生|HYPEBEAST 专访 DJ Mykal a.k.a.林哲仪

HYPEBEAST2020-07-31 12:07:35


随着近年电子音乐(Electronic Dance Music)在欧美逐渐成为大势,这股风潮也慢慢延烧至华语乐坛。此番,我们特别邀请早在 20 年前,便以 DJ 身份开始活动、同时也身兼资深乐评与潮流品牌主理人的 DJ Mykal a.k.a.林哲仪与我们谈谈,一个成熟电子音乐场景的产生,需要多少时间与心力才能养成?


为何会选择在这两年,关掉自己的唱片行,创立全新电音厂牌「ROKON」呢?

 

MYKAL在 2016 年年底我收掉我的唱片行「M&M Boutique」,其实这里一直像是我的秘密基地,因为在 20 年前台湾的 DJ 除了 Tower Records 外,其实并没有可以入手黑胶唱片的地方。在这里我除了引进我自己想要听的音乐外,还能与喜欢电子音乐的同好交流。我不否认我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人,但我只有一个人,而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电子音乐能被更多人听到,于是在思考过后便决定先结束唱片行,投身「ROKON」的前期筹备工作。


「ROKON」名称来自于 UNKLE 的《ROCK ON》,而你个人也经常提到对于 James Lavelle 的崇拜,他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MYKAL我在1995 年左右刚入行的时候,对于 MO WAX 厂牌的旗下艺人非常着迷,我是那种喜欢一件事会很认真了解有关背景的人,而我现在很多专业的音乐知识,全部都是透过当时大量阅读音乐杂志而来。20 年前的音乐环境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那时候是实体音乐的天下,所以实体唱片的封面设计也变得十分重要,那时候 MO WAX 旗下的唱片封面使用了很多涂鸦艺术家包含现在大红的 Futura,而我也是那时候了解到,一张好的唱片除了音乐本身外,服装搭配、甚至到视觉美学都必须连贯,而这些都是 James Lavelle 所教会我的。


东京 90 年代的电子音乐场景,是否对你现在音乐风格的形塑产生很大影响?

 

MYKAL我觉得对我来说东京电子音乐带给我最大的影响是了解「体验」的重要性。本来每个人对于同样的事情与感受,都会有不同的理解程度。而日本音乐产业最厉害的,是他们把外来的资讯内化,变成很专属于他们的流派。


谈谈先前与 FPM 田中知之与 m-flo Taku 的合作经验?

 

MYKAL田中的部份是我最初和陈柏霖有做过一个时装品牌叫 BRAiNCHiLD(后改名为 BCDC,目前暂停营运中),当时邀请田中担任开幕派对的 DJ,而他也邀我过去日本放歌,原以为只是礼貌性的口头邀约,没想到他是认真邀我到日本殿堂级的夜店 Yellow 放歌,这在我的生涯中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里程碑。Taku 的部份则是在 2010 年,adidas 要我提案一个有趣的人选,我一直很喜欢 Taku 的音乐风格,在这次表演中有个插曲,就是 Taku 神来一笔在最后不按脚本上台与我 Battle,我们玩得非常开心。不过这就是我常跟年轻一辈所说的,在当一个 DJ 前一定要多听点音乐,你才有东西内化成为自己的风格。

 

去年陆续参加了《盖世音雄》节目录制,同时也受邀前往上海 Summer Sonic 表演,对现今中国的电子音乐场景有什么感受?

MYKAL
我没有长时间的居住在中国,但我有感受到中国近几年发展的速度确实非常快。只要意识到未来什么是方向性的东西,便会投资金钱与心力去做,像 YO'HOOD、INNERSECT 这类的服装展示会,以及像 Ultra China 规模的大型音乐祭。就我的观察,中国市场有意识到电子音乐即将崛起这件事,所以包含《盖世音雄》节目的录制、电音平台 PYRO 的成立,以及属于中国的百大 DJ 票选,因此对于未来电子音乐在中国的发展,我个人觉得非常乐观。

 
从你的角度来看,目前年华语电子音乐的场景最欠缺的是什么?

 

MYKAL养成的时间与场景。在台湾,许多人都说现在是乐团年代,但如果十几年前,没有那么多 Live House,台湾不会有五月天,也没有草东没有派对。我个人最想做的事情是「分享」,而我认为任何重大改变还是要在主流发生,与习惯和生活产生连结,才能达到扩散作用。

 


十年后的你和「ROKON」必须达到什么目标,你才会觉得成功?

 

MYKAL我和旗下的艺人都很红(大笑)。但其实这也是我内心真实的答案,因为唯有如此才代表电子音乐真实与大众生活产生连结,成为新时代未来的共同记忆。


VIDEOGRAPHER TEIKOUKEI/HYPEBEAST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