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四位彝族孩子来到聊城过新年:向往城市又怀念远方的家乡(多图)

彝族文化2020-07-31 15:42:26


来源:聊城晚报

还没等记者到达目的地,阿古致郑和石一勒格就早早地来到了阿尔卡迪亚小区的大门口迎接我们。

如果不仔细看,记者还以为他们只是几个刚上小学的孩子。

因为从小营养不良,他们的身高比其他孩子矮出了一截。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开朗的性格。见到记者时,他们使劲儿地抚弄着记者的相机,和记者聊着过去和现在的一些故事。

因为第一次来到城市,他们似乎忘记了身后的不幸,忘记了童年的贫穷,他们对今年第一次在城市过春节充满了憧憬。


山里爱唱歌的孩子们

这四个孩子的名字分别叫吉米依梅、阿古致郑、曲么星浮、石一勒格。

第一次来到聊城,他们对什么都感觉很好奇。

光岳楼、东昌湖,他们亲切地围绕在小尹老师的周围问这问那,很想对这个初来乍到的城市了解个遍。

而小尹老师,这个27岁的青年,因为支教,早已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偶像。

高兴的时候,这四个孩子会唱起自己家乡的歌,不高兴的时候,他们也会唱起家乡的歌。

见到他们时,他们专门为记者唱起了自己家乡的歌曲表达出愉悦的心情。他们说,聊城是他们第一个了解的城市,他们想把最美好的印象留在这里。

石一勒格迫不及待地介绍着自己,“我们都来自四川省凉山州美姑县,‘美姑’就是美丽的姑娘的意思。”可在交谈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他们的童年似乎都并不那么美丽。

他们有的父母双亡,有的是单亲家庭,有的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有的还只是生活在我们无法想想的茅草屋内。

今年春节,他们被小尹老师带到了聊城,在这之前,他们对城市的生活几乎一无所知。48小时的旅程让这群孩子和聊城连成了一体,他们告诉记者,有爱的地方就有家,从大凉山到聊城,有很多人让他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他们希望通过这次旅程能成为聊城的孩子。

2018年1月18日,90后男孩尹洪伦因为怕这些孩子们孤单,一个人把他们带到了聊城,在春节这个团圆的日子里,希望和孩子们过个非凡的大年。


爱这里的城市更怀念远方的家乡

吉米依梅是这群孩子里面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女孩。

阿古致郑比较善谈,因为个子矮,总是想把自己的年纪说的小一点。

曲么星浮不善言辞,妈妈病逝,成了孤儿。

石一勒格,到现在为止,小尹老师还是他法定监护人的委托人。

“太冷了”、“太美了”,当记者问起对聊城的第一印象时,他们不约而同的告这样诉记者。

29日,小尹老师带他们参观了东昌湖、光岳楼,他们告诉记者,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聊城似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小尹老师告诉记者,现在这些孩子都住在了他的朋友家里,每天,他们试着用自己的劳动换取回报,自己做饭,参加义卖活动,离开了大山,他们正在试着用自己的努力融入社会,融入生活。

“这里虽然好,但空气没有家乡好,我们可以爬山,可以做游戏,可以去小溪里玩耍。”石一勒格好像对城市的生活有自己的看法。

尽管他的家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但对自己的家乡,他还是十分怀念。

谈话的过程中,这个14岁的小伙子,声情并茂地给记者讲述了家乡的春节是怎么度过的,儿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记者偷偷地看了一眼,在谈到这个话题时,他们四个孩子都偷偷地低下了头,曲么星浮偷偷地在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他们告诉记者,他们向往城市的生活,但更怀念远方的家乡,只不过是,自己的家乡,没有爸爸妈妈的怀抱,只有冰冷的茅草房。


他们也有一个愿望

作为聊城特战救援队的一员,黄亚东的家成为了其中两个彝族孩子春节期间临时的家。

“很懂事,懂礼貌,懂得付出。”黄亚东说,这几个孩子的到来让还处在单身生活的他充满了乐趣。

每天下班前,这些孩子总是主动地打扫完卫生,做好了饭菜,等他回家,这让黄亚东十分感动。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错。”他告诉记者,一开始他还想着怎么去照顾这些孩子,而现在来看,他却生生成了这些孩子照顾的对象。

每天,这些孩子都尝试着去认识这座城市,去参加一些活动,去努力赚一些生活费,试着养活自己,一方面,想更好地体验城市的生活,另一方面,也不想让小尹老师太多的为难和破费。

他们眼中的小尹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

27岁的尹洪伦,有五年支教生活,他的第一次支教,是在2013年4月20日的雅安地震之后。在雅安地震灾区——芦山县双石镇的第一课,他教会孩子演唱《童话》这首歌。

2014年8月3日,云南鲁甸地震发生后,尹洪伦又辗转到那里,开始了连续3个月的支教生活。在那里,他教会鲁甸龙头山镇营盘村,从幼儿园到六年级的孩子,现在都会唱的歌曲《宁夏》。

2015年11月5日,尹洪伦通过秦一杰了解到,四川大凉山马依村连个像样的学校都没有。接着,当时身在雅安的他,一路举牌,免费搭车到了美姑县拉木阿觉乡马依村支教。

“每家都有四五个孩子,孩子们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孩子们没接受过任何教育,十几岁的孩子不认识任何简单的汉字…”尹洪伦告诉记者,村子里甚至连个像样的学校都没有,更不用说志愿者老师了。因为没有教室,他只能带孩子们在户外课堂上课,和没有条件上学的孩子一起唱歌、游戏。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这些孩子。

不过,让尹洪伦欣慰和没预料到的是,尹洪伦在马依村支教得到了当地村民以及政府部门的支持,因为国家扶贫力度的加大加强,如今的马依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尹老师的付出,孩子们看在了眼里。

在记者问起他们未来的打算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们学业完成之后就想像小尹老师那样,去支教,去帮助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孩子,小尹老师走到哪里,我们就要去哪里。”

在座的很多人都掉下了眼泪。


记者手记:曲么星浮的新年梦想

在小尹老师的日记中记录着这样一段话。

我有个大凉山彝族学生叫曲么星浮,15岁,家在乐约三地村,1个多月前妈妈病逝,他父亲自2007年一直下落不明,成了孤儿,想辍学。

我在大凉山乐约山上支教时,衣服是班上中文最好,学习最棒的学生,也聪明。

就在1个多月前,星浮妈妈突然死去,他一下变成“孤儿”。

在凉山教书时,星浮作文中写到:

“老师,我有爸爸,但我不记得他了。

很小时候,爸爸离开家,从此就再没有回来,有人说爸爸死了,有人说贩毒枪毙了……

反正爸爸不会做人,才这样下场。

……但是,我想爸爸,爸爸在哪里?"

现在,小尹老师已经已经把星浮带出大凉山,送到重庆读书,避免他辍学。

妈妈死后,星浮最大愿望,能看一眼爸爸。

或许我们能做的不多,可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希望你能联系我们。

一首老歌送给你
为你分享好歌,每天一首老歌温暖你

彝族文化综合整理编辑。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或者诗歌,或者音频、视频(必须是原创作品,转载不予采用)都可以投稿给我们。欢迎大家踊跃投稿,我们会根据稿件质量选择采用。投稿邮箱:yizuren123@163.com。再次致谢!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