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访谈 电影导演谈娱乐圈的各种潜规则

天涯社区2020-07-31 07:54:44

2013年年底,天涯社区连载着一部超越《鬼吹灯》、《盗墓笔记》的网络小说,一直占据小说类第一热点,创下最短时间内点击率破千万大关的纪录!它就 是被众多媒体和网友称为中国三大盗墓小说之一的《密道追踪》。 天涯在线访谈很荣幸请到《密道追踪》导演俞岛和编剧蛇从革做客天涯,届时,也欢迎网友积极参与!

访谈嘉宾介绍:

俞岛:80后新生代导演,中国真3D全程拍摄电影导演第一人。
?
2002-2006年,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摄影系。
2011-2012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进修班导演专业。
2014年,3D电影《密道追踪》任导演
2014年,电影《热武青春》任监制
2011年,电视剧《小白菜奇案》中任导演
2010年,电视剧《穆桂英挂帅》中任执行导演

蛇从革 原名徐玉峰天涯VIP写手,《宜昌鬼事》创作者

2011年天涯社区莲蓬鬼话论坛最受欢迎作家第一名。
2012年天涯社区最佳网络作家。
2013年全球华人科幻星云奖银奖(《异海》)。
2014年天涯莲蓬鬼话发表《密道追踪》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访谈时间:2014年10月23日 14:00-16:00
访谈主持人:云中羽衣子


江湖第67期:对话蛇从革,俞岛: 做导演操的卖白粉的心,赚的是卖白菜的钱——坦然面对,不同的声音的出现也不是坏事

1.男一号李炳渊拿了手机河边自拍,扑通掉水里

《江湖》:大家好,《天涯访谈》今天很高兴邀请到了《密道追踪》剧组的蛇从革编剧和俞导导演,请问两位,《密道追踪》是俞导和蛇从革老师第一次合作吗?片场都发生了哪些有趣的事情?

蛇从革:我和俞导的确是第一次合作,片场的事情你就问俞导,他把事情讲讲。

俞导:对我来讲,最开心的事就是和大家一起陶醉在剧情当中,当然我也不是老那么一本正经的,跟大家说个好玩的事,也爆个料啊,就是我们男一号李炳渊,有一 天我们去拍外景,外景还不错,很漂亮,有一条河,李炳渊拿了手机在河边自拍,拍着拍着他就噗通失足掉水里了,还好那两天天挺热的,水也不凉,然后他身手比 较好,不会游泳也扑通上来了,比较遗憾的是我没有在现场,他是湿漉漉的走在我旁边,湿漉漉的跟我说了这个事,我当时就告诉他太遗憾了我没在,我要是在的话 我一定先笑完,先笑累了以后我再去拉你。

蛇从革:应该是先把他给照下来,然后发到网上去,我们好哥们儿都是这么干的。

俞导:我以后先照!



2.假3D根本没有什么3D效果,仅仅是字幕飘在上面

《江湖》:《密道追踪》的宣传中强调真3D电影,请问既然说是真3D电影,那还有伪3D电影的概念吗?它们的区别在哪儿?实际效果的区别又如何?资本运作方面呢?作为我们电影观众又应该如何区别一部电影是真3D还是假3D?

俞导:先说这个价钱吧,就是资本上,真3D要比假3D电影要贵很多,可能要贵五到十倍,它的制作经费至少会贵五到十倍,然后它的无形的成本也增加很多,因 为拍摄3D特别慢,它的拍摄周期和制作周期,可能是假3D的一倍左右。真3D和假3D的区别呢,从制作原理上,就是真3D是两台摄影机模仿人的两只眼睛来 做出来的3D拍摄,然后假3D是把已经拍摄的画面经过复制,复制以后稍微调一下角度,就是稍微挪动一下,就平行的挪动一下,它就能产生假3D的效果,区别 就是3D效果就是两只眼睛各看到不一样的画面,然后通过视神经和大脑在人脑中自己合成一个3D的立体幻像,我们真3D的优势就是在我们拍出来的东西是立体 是圆润的,假使说我们拍一个杯子,这一个杯子是一个圆滑的杯子,它会有各个角度各个面,这个东西是无法替代的,它的圆润的质感是无法替代的,但是假3D 呢,就是做得好的假3D,大家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来,他把画面抠成了后景、中景和前景,是像纸片一样拉开的距离,这是做得比较好的假3D,做的比较差的假 3D就是根本没有什么3D效果,仅仅是字幕飘在上面,这就是大家前一阵子经常吐槽的字幕3D现象。

《江湖》:那我们这个东西是能够分辨出来是吗?

俞导:如果大家留意的话,这个眼睛比较犀利的观众还是能看出来的,还有一个就是说,可以去查一下他们剧组的合照,看看他们的摄影机是什么样的,这个网上一 般都会有,真3D的摄影机是很庞大的,就是两个摄影机绑在一起,就是垂直绑在一起的,平行绑在一起,光连接两台摄影机同步的各种线,这种线头,整个的电缆 就有一百多根,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机器,一眼就能看出来。

《江湖》:自《阿凡达》之后,关于国内有很多的3D电影都饱受诟病,然后《密道追踪之阴兵虎符》,采用了与《变形金刚4》同款的4K3D摄影及全程拍摄,对未来国内3D电影的发展,俞导你觉得会有哪些改观呢?然后你觉得3D技术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俞导:如果说我们这个片子能够引领未来中国电影界的3D技术发展的话,我还不敢说这个话,但是只能说我尽我所能让更多的观众看到真3D的东西,能够提高他 们的识别能力,这是最好的。3D技术的魅力,就是真实质感特别好,尤其是我们这个类型的片子,像盗墓题材的片子,因为他这种质感丰富,画面真实,特别容易 让观众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让观众和主人公共呼吸,共命运。

《江湖》:那您以后也会坚持这个真3D电影的拍摄?

俞导:对,我觉得现在如果不再拍3D都对不起自己了。

3.命运让我通过写东西最终完成了我对影视行业的参与

《江湖》:蛇从革老师是咱们天涯出去的耳熟能详的作家,请就你个人感受,谈谈从作家到编剧的转变?这种转变需要你改变哪些东西?它们给你分别都是怎样的感受?

蛇从革:首先我就把自己的过程先说一下,我在30岁之前是从来没有写作过,但是我从10岁快开始,从小开始就特别爱看电影了,特别爱看电视剧。

《江湖》:你现在多大?

蛇从革:38岁。就是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影视,但是我从来没意识到自己会写东西,然后我觉得这个命运对我,让我觉得挺好玩的一点,就是我通过写东西,最终完 成了我对影视行业的参与,这个我最终还是把这步给走出来了,但是走出来的方式就跟俞导不同,俞导就是从上学就在学导演,进入的是广院,就是中国传媒大学, 然后电影学院,但是我不同,我30岁之前是跟这行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不在一起的。但是最终我走到这一步了,是因为我写小说,写出来了之后才走到这一 步,也算是曲线的达到了这个目的。但是我觉得这一点,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是这样,只要是喜欢这行的人,无论是走什么样的路,最终还是走到这条路上来了,就是 无论是俞导这样的,从小大家爱好这一行,干这一行一直就做下去,而我是事没做对,但是我走来走去,最后还是过来了,改变跟爱好,我觉得这个就是爱好。

俞导: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蛇从革:作家和编剧之间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作家我只能从创作的角度上和创作的感受上说一下,我写小说,什么都由我来掌控。做编剧就是一个团队性的合 作的一个工作,需要相互提醒吸取意见,然后把所有人的思维方式整合一下,这就是不同,是和写小说之间最大的区别。

4.由于喜欢电影,又喜欢文学,慢慢走上了影视的不归路

《江湖》:谢谢,那俞导为什么会选择做导演呢?

俞导:这个原因有很多,小时候一直喜欢看电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电影,小时候感觉我现在还能回想起来我对于电影的第一印象是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一起 带着我去北京的首都电影院看了《亡命天涯》,是哈里森.福特演的,那《亡命天涯》好像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好莱坞大片,商业影片,我当时看了 这个电影以后很震撼,我觉得这个东西太美好太吸引人了,抓住人的心,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现在我能回想起来,当时看,第一次看那个电影的感觉。觉得身临其 境,那个片子是一个逃亡的片子。

蛇从革:被人陷害了。

俞导:对,就是一直是特别紧张。节奏非常快,心跳加速那种,尤其那会儿很小。

《江湖》:当时几岁?

俞导:当时小学的时候吧,有七八岁,但是已经能够看懂片子,产生很大的一种很深刻的印象,然后慢慢的就是由于喜欢这个,然后又喜欢文学,就走上了影视的不归路。

5.我和俞岛合作,天涯是媒人

《江湖》:那您是怎么认识蛇从革编剧的?

俞导:也是跟你们天涯有很大的关系,也是缘分吧,真的是缘分,通过天涯找到了蛇从革老师。

《江湖》:是因为《宜昌鬼事》吗?

蛇从革:是因为刚好是, 2012年是我是社区十大写手,俞岛在网络上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来写,然后俞导就通过天涯,天涯找到了我,天涯真是媒人。

《江湖》:那俞导是你合作的第一个导演吗?

蛇从革:是第一个大电影合作的导演,在前面有一个网络电影。

《江湖》:微电影是吗?

蛇从革:微电影,网络电影,协商以后就确定了,真正的大电影是第一次。

《江湖》:那您觉得大电影跟微电影给你的感受分别又是什么呢?

蛇从革:能用科幻语言说吗?就是从模式上的区别,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是从投资上,还是从制作要求上,艺术要求上,还有人员的配置上,还有投入的公司,各方面还是不一致的,毕竟这个类型不同,不一样。

《江湖》:导演的要求也不一样吧?

俞导:是不一样,你面对的观众不一样,面对的平台不一样,所以看个片子的体量不一样,市场,你怎么表现这个事,就是你表述方式也会有很大的区别。

《江湖》:而且电影也存在更成熟是吧?

俞导:对,的确是这样。

6.他会像老鼠一样钻过去这个洞,就是常人所钻不过去的

《江湖》:那么转入整体,说你们的盗墓,盗墓题材,盗墓细节你们是怎么获取的灵感?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题材呢?

蛇从革:我先说吧,我是上学的时候在湖北荆州,楚国的都城,有个纪南城,有很多很多楚国的墓在那里,那个时候我在荆州上学也不怎么爱念书,就是跟我哥们儿 到处找那些文物古迹啊这些,然后就转到纪南城那块地方,就是很大一片的荒野,到处都是盗洞,给人的视觉感官是很强烈的,就是很凄凉的那种。问当地人,当地 人说从八十年代开始,以前一直都有盗墓的,但是那个时候就不像,就还算是认为这个事就做得比较隐蔽,也有盗墓贼,但是偷了东西拿走了,最后都还比较隐蔽 的。但是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就已经很过分了。就是有些盗墓贼他甚至是就在晚上用炸药把墓给炸开了,根本就已经完全是目无国法的,就是一点都不 讲究了,而且这些盗墓贼还不见得都是外地的,就是他们当地人有好多的,我本来一直认为盗墓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现在被他们已经玩成了那种特别手段,当时我 觉得很有震撼性的,是那种程度,就是你把一个本身应该是很,就是让我觉得很不好的一个事情,做成了一个普遍性的事情之后,我觉得是很悲哀的事,多数的当地 人就是说墓里面挖出来,有这么一个反差。所以当我写作的时候,还是对盗墓题材我没有写的非常多东西,就是更多的是粗暴的。

《江湖》:因为你见到的情况就这样。

蛇从革:比如这个情节里面有盗墓的,有挖地道的那种比较深的坑,就挖地道。

俞导:我也是听一些喜欢古董的朋友会聊起来,因为在多年前他们从盗墓贼手里去收购一些古董,不管是真的假的,也有上当的,反正也听说过这些事情。然后就是 听说这个盗墓贼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是像一个英雄般的人物,他们都是很惨的。他们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去盗出来的一两样东西,然后不是特别有价值,他们也 得自己在大街边上摆地摊卖掉什么的,也是很不容易的。还有就是也听说过一些习武之人,当时说在中国古代,会流传下一些比较奇特的这种武术,他像这种缩骨术 据说是真正存在的,尤其是盗墓贼在挖的盗洞非常小的时候,他会像老鼠一样钻过去这个洞,就是常人所钻不过去的,他用那种,确实是他把自身的骨骼发生变化, 变形,然后他在变形的时候,他会从很狭小的空间钻过去,也是听说过有这方面的,但是这个我也没有亲眼看到过,很遗憾。

《江湖》:作为盗墓电影题材的选取,你只是出于商业考虑还是有更多其他的打算?

俞导:这的确你说的很对,我们也很关注,从筹备开始就关注它的商业前景,最近几年盗墓小说在网络上很火爆,所以我们认准它会有一个很好的商业前景,这是第 一。第二呢就是如果要做商业片,就要把眼光上升在国际上,因为在国际舞台上,国际舞台认可中国的只有两件事,第一就是中国的功夫片,第二就是中国的古文 化,我觉得把这两种元素糅到一起来做一个富有中国文化的商业电影,才会对得起中国人。然后也是同样给中国的国人观众开一个窗口,让他们更多的了解中国最有 价值的文化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江湖》:谢谢俞导。

7.任何影视改编的作品和原著是绝不可能保持一致的

《江湖》:谢谢俞导,谢谢蛇从革老师,作为盗墓电影题材的第一个先行尝试者,你们对于目前做到的电影画面剧情的实现满意吗?然后老蛇觉得和小说的剧情一致吗?

俞导:我还是挺满意的,这个得让蛇从革说。

蛇从革:从我的角度看,咱们电影呈现出来的情节,就是把握人物关系诠释的比较到位的,电影就把我的人物关系和一些我描写的故事的场景,还是比较怎么说呢,是完全呈现出来了,我还是很满意的。

《江湖》:你们这个准备拍几部?

蛇从革:这要看我们俞导的打算了。

俞导:这个也没有想好,现在先一步一步来吧,走好每一步,走踏实每一步,现在我们也正在跟老蛇一起筹划下一步的事情,现在暂定是有续集,现在暂定是黄金期开。现在看小说的读者应该看到,实际上现在写的已经开了。

《江湖》:那跟你实际上写的小说会不会有不太一样的地方?

蛇从革:任何影视改编的作品和原著是绝不可能保持一致的,就是以前我是站在作家的身份还不能充分理解这个,现在我自己本身也是从事影视行业了,就是我是非 常理解这块的,你这是两种不同讲故事的方式,不可能完全复制的,它是各有各的魅力,完全相同的事情是几乎不存在的,保持原著的状态是不太可能的。那可能真 的是从技术上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俞导:一个是偏重于文字,一个是声话,所以是完全不一样的。

8.精神分裂不是贬义,有很多导演是精神分裂

蛇从革:因为电影是一个画面因素,小说是一个文字因素,我可以在写这个主人公在干什么事的时候,脑袋里在想什么,但是电影他只能拍动作,但是他拍不出来这个主人公在想什么。

《江湖》:那种画外音可以这样。

蛇从革:画外音,还是由俞导来说合适,就是一个电影有不同的太多的画外音,也证明是这个导演的功力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需要你人来补充它的画面感。

俞导:对对对,或者说这个导演精神分裂了。

蛇从革:精神分裂不是贬义,有很多导演是精神分裂。

俞导:我还好。

9.做导演操的是卖白粉的心,赚的是卖白菜的钱

《江湖》:做导演压力大吗?

俞导:做导演其实真的是操的卖白粉的心,赚的是卖白菜的钱。从现在中国的现状,做导演要操很多心,首先立项来讲,这个是什么项目是什么题材,然后自己去找 投资,然后要自己来定演员,然后还要把这个戏拍好,大家都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过来跟你一起完成这个艰巨的使命,然后最后还要把戏的宣发做好,给他找一个好人 嫁了,这是要操心的,比养孩子还费心。

《江湖》:那导演在拍摄过程中主要是做什么的?我不太了解这个工作,编剧我知道是写剧本。

俞导:其实每个导演看过剧本以后,都会在他脑子里都会浮现出各种电影信息,比如说画面啊、状态啊、台词啊、音乐啊,这如果对我来讲这就是一种梦想,一种比 较贴近现实的梦想,当然这是一种创作状态,但是我们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把这种梦想变成画面变成视频,我们最后合成电影,最后把电影做出来,其实就是把 梦变成现实的一个过程。

10.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不相信世界上是有灵异现象存在的

《江湖》:谢谢两位,俞导听说还同时开动了电视拍摄和游戏改编,那老蛇对此有什么期待呢?能和电影做一个很好的结合吗?你更喜欢哪一种载体?

蛇从革:我首先确定一下我最喜欢的载体是电影,这个游戏是根据电影改编出来的,是一个跑酷和地图的游戏,游戏的风格是从电影的场面上和人物上复制下来的,大家到时候可以下载。

俞导:是很精致的,应该是代表了国内一线的闯关类的游戏。

《江湖》:也是手机游戏?

俞导:对,手机游戏,我们可能会在10月底或者11月初会发布。

蛇从革:在哪上面下?

俞导:大部分的手机平台都能下载,360啊等等,因为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我也说不上来,但是大部分手机平台都会有。

《江湖》: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灵异现象吗?你们遇到过吗?

蛇从革: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不相信世界上是有灵异现象存在的,但是我们看到的灵异,只是我们现在科技无法去解释,这是在于我们自身与人类的科技力量还没有达到去阐释宇宙中的一些现象的时候产生的一个误差,所以我认为的灵异现象就是这些。

《江湖》:那为什么会写这么多呢?

蛇从革:这个实际上,你说写的是哪个?你说的是《异海》吗?我《异海!》写的很多了。

《江湖》:好吧,《宜昌鬼事》呢?

蛇从革:《宜昌鬼事》是这样的,《宜昌鬼事》实际上是一个传统文化小说,用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鬼文化上重要的一员,包括中国人的心理,中国人害怕什么喜欢 什么?中国人的对待世界和社会观当中的反应,实际上都跟这个文化有很深的关系,就是说我写《宜昌鬼事》,实际上是在写人性,但是我不是特别想突出鬼这个事 情,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江湖》:好的,俞导呢?

11.肉眼看不见,但是它的确有

俞导:我不相信有鬼的,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为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包括对宇宙的认知还是很局限的、片面的。但是这并不是说,看不见 的并不代表不存在,就是像病毒像细菌这种东西看不见,肉眼看不见,但是它的确有。包括说光,光的话现在总说这个可见光,仅仅是局限于人类可见的光的范围之 内,还有很大一块的范围是看不到的。然后我的确不信有鬼,但是确实我也赞同老蛇的想法,很多事情可能的确是巧合。但是我身上也发生过两件事,的确怎么说 呢,我无法用什么来解释清楚,用科学的原理去解释,但是如果你要说它是巧合的话,是完全是巧合的话我也不太甘心。

就是说拍这个戏发生的两件事情,我们在《密道追踪》的筹备过程中我们去选景,在找个墓室地宫搭建的这个素材,去看那个古墓,真正去了解墓。然后我们就到了 北京昌平,那边有辽代的古墓,我记得当时是大年初五的时候,单位还都没有上班,但是我们剧组早就开始工作了,我们主创人员都到了昌平,那的确没有人上班, 我们是自己到人住的地方敲门把人叫起来,很不好意思的叫人家带我们过去,把墓门打开了,带着我们进去,把灯开开。那会儿我们进了古墓第一感觉就是潮湿,它 是一个恒温的状态,像是现在的酒窖,有那种感觉。然后我们看了辽代的古墓,墙上的壁画很丰富,它不像普通的古墓,墙上是比较苍白的。他是从人的生前的一些 这个,小到瓜果,大到整个星空浩瀚宇宙它都要呈现在这个墓里,但是我们去的时候,古墓里除了壁画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然后我们抬头看,看到在一个斜上方的地 方,有一个特别小,小的可怜的洞,然后当时工作人员说那个就是盗人开的小洞。

12.我看到的跟我在那随口预想的画面是完全一样的

《江湖》:那种小洞能偷很大的东西吗?

俞导:但是就是因为他们有行规,一次下来只能带走一件东西,带走一件最小的,非常可怜,钻那个小洞,如果在小洞里发生什么事,他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我就 看到了这个小洞,然后还有壁画,剩下的什么都没有了,然后那怎么办呢?然后我就去博物馆找这些东西,然后国博当时又放假,但是我们现在因为剧组的周期已经 定下来了,这个事就必须要开始制作了,我们要重建这个墓,他除了壁画上给我们提供信息以外,我们什么都参照不了,然后我就特别发愁,我就在墓里面转,转啊 转,后来我就跟我们美术设计就讲,就说干脆这样吧,把他墙的四周,它是一个圆形的古墓,把这一圈墙的四周,它有小台子的地方放上佛像,放上墓的佛像,然后 呢说放什么佛像啊,然后就说就放十二生肖的吧,然后依据就是说,我也没有什么依据,就是瞎说的,就是按照这个把这个墓顶做出一个星空来,然后按照星空把这 个佛像给排列好就行了,然后大家就这么着散了,散会了,开始大家就各忙各的,然后过些日子,过了得有一个多月以后,有天我还在开会呢,然后同事抱了特别厚 的一本类似于《百科全书》的这种书,特别气喘吁吁的让我看,打开让我看,这个东西看了,我当时看清楚了以后我后背的毛都立起来了,跟我所说的完全是一样 的,就是它在里面,当时就是应该是国家的考古部门进来了以后他拍照,拍照留影把这个东西做在书上了,然后做到书上以后,他就把所有的东西全都清空搬走,搬 到博物馆里收藏去了。然后我看到的跟我在那随口预想的画面是完全一样的,那个台上放的就是佛像,而且排列的就是按照星空的星座的排列顺序做出来了。因为古 人讲,就是一人一世界,这个世界就是等于说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世界宇宙里面,他死了以后,这个家人有义务为了让他来生过得更好,有必要把这个墓里呈现出整个 世界来,会把整个佛像和整个星空世界全都做出来,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

《江湖》:您以前了解过这方面的事吗?

俞导:我不太了解,说实话,而且每个墓它的风格是不一样的,他的做法,生前这个人喜欢什么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我就当时就说出了那种话,我现在想起来很简单,我也没有那么仔细去想,的确很清楚的,给我们美术啊制片都讲了这个事,这是第一。

第二,在我拍戏的过程中,在我们拍古墓的密室的时候,根据剧情设计,要在那放一架骷髅,是因为剧情死在那的一具尸骨,我每天早上基本上是第一个到现场,到 了现场看大家布置,道具师也很快的到现场了,因为他也要来参与布置,他扛了一个袋,打开,掏出了一具骨架,我以前拍过骷髅的戏,因为以前做的都是那种医学 用的骨架,都是树脂做的。这一具骨架比较有意思的是,虽然说外形还有它的构造跟那个树脂的骨架一模一样,颜色也完全一样,但是它有一些特别细微的东西,有 质感或者是一种味道可能,不太一样,很难说它的区别在哪儿,我就问他,我说你这个骨架是从哪儿来的?然后道具师他就讲,说我从附近医院借的,我就说好,这 个事从现在开始就咱们两个人知道,如果再有别人问就说是假的,是树脂做的,因为怕大家害怕,尤其在墓里,在这个古墓里密室里拍这个戏,的确是很阴森的。我 们摄影师到的时候,他来找机位,他上了古墓的台子,然后为了需求,我们把骨架套上一件残破的衣服放到底下,然后那个摄影师呢就是没有选好机位,没有看到骨 架,然后它就跳下来了,跳下来以后正好踩到了那个骨架的脚上,因为被衣服盖上了,光线不好,摄影师说谁给放这了,就嘟囔了一句,抱怨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去 拍戏了,拍到最后一个镜头,马上就要走的时候,突然间我们摄影机,因为3D摄影机两台都不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开了,而且那摄影部门特别着急,因为拍完 这个镜头还要转景拍下面的地方,然后就找各种问题,怎么试都没有问题,但是就是不开了。还好我们有备用的,经过了半个小时调整以后我们彻底放弃了,就拿备 用的机器拍,拍的时候,因为当时我们觉得机器坏了,不能拍了,这镜头拍完了我们走了,路上我们就换下一个再试试,没有任何问题,他说一个很好的机器,然后 这是挺巧合的事,如果这一天光有那事,那就真说它是巧合了,还是当天晚上最后一场戏,最后一个重头镜头,主演的这个大拿把两个人从屋里踹出来,这个屋的门 是关着的,那两个人是躺在门上飞出来的,躺在门上和门一起飞出来的,我们试了是好好的,就是躺在门上飞出来,然后机器正好拍到这个过程的全景。然后结果拍 的时候情况都不一样了,就看那个门直直的,竖直的飞了出来,在地上戳了一下,跳了一下,像僵尸一样跳了一下,直直的拍到了机器上,然后那两个人飞出来倒在 了地上,然后直直的拍到了机上,给我们摄影机砸坏了,然后据说还有一些配件寄到欧洲去修去了,当时我们那个摄影师特别气愤,非常郁闷,然后很快的这一天就 过去了,这个事只有我知道,那个人知道,至今我们都没有跟摄影师说,我怕吓着他,但是这个事真就像刚才我说的,这么多巧合发生在一起,我觉得如果说是巧合 的话,真的我也不甘心。

13.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无神论者,剧组里还是要让他们开心,保证他们的平安

《江湖》:你们两都是无神论者,那作为无神论者拍这个电影,你们还是会像传统一样做那个烧猪还神的开机仪式吗?

蛇从革:这个我认为是对中国文化的一个传承,这是该做的,就跟人很礼貌一样的,是一个仪式性的东西,是传统文化的,我们都是中国人。

俞导:我们也是对当地的尊重,因为我们拍戏要去的地方很多,剧组拍戏很乱,声音很大,现场会给当地带来不好的感觉,怕他们不好,影响心情,我们也是有这个仪式的。

《江湖》:仪式是怎么样的?

俞导:我们也就是烧烧香,放放鞭炮,敬一敬当地的土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无神论者,剧组里还是要让他们开心,保证他们的平安。

《江湖》:蛇从革老师,您以后都会走电影从业人这条路吗?还是会继续一边写小说,一边继续往多媒体平台上发展?

蛇从革:写小说是我个人的爱好,是不会放弃的,写剧本现在是我的工作,我也不会放弃的,两边的事情我都会做,把时间上协调好就行了,都是我很喜欢的事情。

俞导:他是全才。


14.中国各行各业都会有一些潜规则的现象”

《江湖》:好厉害,谢谢蛇老师。俞导你作为80后的新锐导演,你接触过电影电视行业的潜规则吗?对此有什么看法?有人潜规则你吗?

俞导:至今还没有,我只能说关于潜规则,中国各行各业都会有一些潜规则的现象,只不过我们这行会被大家关注,被媒体曝光,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

《江湖》:老蛇呢?

蛇从革:我啊,我更不可能了,我是文字工作者,我对电影只是在艺术上有掌控力,但是对这整体拍摄上是没有任何的影响力的。

15.母其弥雅她付出的也比别人要多,我觉得她非常刻苦非常用心

《江湖》:俞导,对于演员的选取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呢?母其弥雅作为亚洲最美的瑜珈教练,瑜珈第一美女,这种非科班出身的网络红人担纲主演,您对她的演技满意吗?可不可以和天涯网友分享一些有关她的片场的故事呢?

俞导:我对演员主要有三点,第一是合适、第二是专业、第三是潜能,如果这三点都具备的话,我们肯定会优先考虑,关于母其弥雅她的确是网络红人,但是经过我对她的了解,我判断是。

《江湖》:你怎么了解她的?

俞导:就是经过大家试戏,谈剧本,以我这些年的经验看,我觉得她首先是一位非常富有天赋的人,尤其是在演绎才华这方面特别有天分,所以我觉得,而且她特别 适合,她的外形、她气质,包括她的动作也适合我们的角色,所以我们选她做女一号,她是一个在拍戏中,后来又加深了对她的了解,就发现她是一个非常非常敬业 的一个演员,这部戏也是她的第一部电影处女作,她非常用心非常上心,她除了每天在片场要做这些功课要演戏以外,她做剧本准备,她还要平常还要休息的时候, 趁着自己休息的时间,还要去做这种武打的训练,柔术的训练,招式的训练,缠吊的训练,然后还有就是说文戏的训练,她特别在意这些事情,所以她付出的也比别 人要多,我觉得她非常刻苦非常用心,这点我非常欣赏。

《江湖》:以后您会跟她继续合作吗?

俞导:如果有机会的话,还会继续合作的。

16.演戏更好玩,这是另外一种人生的体验

《江湖》:老蛇亲自参演过电影后,觉得对演戏是有个什么样的感受?给大家分享一下记忆最深刻的片断?

蛇从革:更好玩,这是另外一种人生的体验,因为我是一个比较遵循那种各个不同生活体验,我自己写小说啊,然后自己当编剧啊,然后什么活都干过,现在就来做 演员,确实也是很喜欢很好玩,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个那种(神格)的镜头,就是模仿的,就是我的表现出来了之后,然后我演了三遍还是四遍,然后结束 了之后再去看自己的表现的时候,觉得挺好玩,当时我自己很满意的,我说还行吧,我觉得还行,做演员也挺好玩,也是挺好的。

《江湖》:那你背台词的功力怎么样?

蛇从革:我这个是有强迫症,我会提前把台词给念的一字不差才会去面对镜头,没有演过戏的人去演戏的时候,台词是个很困扰的问题,我的做法就是先把它给背熟了,就是脱口而出的那种,一个字不错的那种然后再去,就是不会被台词本身困扰住,所以也是很认真的经验。

17.如果比较笨的话会吃到吐,但是吐了接着吃

《江湖》:那我想问一下俞导,如果拍摄吃东西, NG多次,会像陈佩斯小品里边的,然后吃的很受不了吗?

俞导:会啊会啊。

蛇从革:是真的。

俞导:因为陈佩斯那个小品,当时我记得是面还是吃馄饨?

蛇从革:吃面条。

俞导:那个的确是可以吃的,但是不一定特别好吃,但是我们这个戏到这个状态必须得真吃,狼吞虎咽的吃,而且要表现得好像很香很美味很可口,这的确是有的。

俞导:当然会了,如果他比较聪明的话一条就过还好,但是如果比较笨的话会吃到吐,但是吐了接着吃。

《江湖》:这也不容易啊。我们八卦有那种说法,说那些拍摄的东西,吃的其实都是放了很久很久的,根本不能吃了,为了节省成本。

蛇从革:不会,这是保护演员的最基本的东西,不能做这样的事情,都是新鲜的水果,吃菜都是现煮的。

俞导:一般都是去附近的餐馆定菜,然后还是热的道具师把它端上来,都是保证这个,而且会根据演员的一些宗教信仰啊民族啊等等会给他准备不同的肉类的食物, 但是我想大话一下,有的时候夏天天热,苍蝇就比较多,这个道具师呢可能就会趁大家不在的时候,那个为了让镜头里减少点苍蝇,他会在屋里喷一些杀虫剂,所以 说有的时候,大家会不太注意这些,我觉得有的时候,菜里边杀虫剂其实不少,但是菜其实本身一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江湖》:那么像电影里面的领便当,也在你们剧组现实中是存在的是吗?

蛇从革:我们吃这便当是很正常的。就是主食、米饭和那个,演员和我们吃的都一样,导演演员和我们工作人员吃的都一样,我们没有特例权。

俞导:除非有特别大的腕儿,他会有这种要求,让他自己去准备,或者是跟剧组协商,剧组去给他准备。

蛇从革:一般都是大家吃一样的,主食和米饭。

《江湖》:自己做还是去外边定?

蛇从革:有的是定,有的剧组自己做,自己带厨师做。

18.中国近些年的审查制度还是一步步在进化的

《江湖》:谢谢两位,八卦了这么多网友感兴趣的事情,然后二位对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怎么看?《密道追踪》作为盗墓的题材过审容易吗?

俞导:我觉得中国的审查制度至今虽然没有跟国际上接轨,但是我觉得可以理解,因为它也是为了中国的传承,为了下一代所接受的文化的信息,他还是要简单的把 控一下,还是可以理解的,然后就是说我们这个片子,我觉得中国近些年的审查制度还是一步步的进化的,在完善,在和国际接轨的。因为我们片子之前是不会有现 代盗墓题材是审过的,拍盗墓可以,但是一般来讲大家都会放到古代,只要不发生在现代当下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这个据我所知是第一部被批的片子,也是很不容 易,我也在看这个,审查制度跟国际接轨了。

19.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

《江湖》:谢谢俞导,问点严肃的问题,习近平主席近期发表了相关的文艺批评,批评了如今的谍战题材不尊重历史,二位接触过这样的题材吗?对此有什么看法?对手撕鬼子这样的剧情又怎么看?

蛇从革:文艺批评是这样的,我觉得国家领导人对现在的文艺中间的一些很多,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其实提醒我们,我觉得他们每个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他 以这样的状态发出这样的声音也是正常的。但是我还是总体来说还是这样想的,因为毕竟现在社会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会出现,更多的还是 去坦然的面对,更多的不同的声音的出现也不见得是坏事。

俞导:我就比较赞成习大大的观点。

蛇从革: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毕竟我们的社会已经不是从前那种很禁锢或者说是封闭的社会了,我们是按照毛主席说的就是百花齐放,就是各种各样的声音都会出现,这个是正常的。

20.抗日剧弱化了日本人的智商和能力

《江湖》:咱们现在说谍战题材不尊重历史,您怎么看?

蛇从革:谍战题材不尊重历史,那这就要看从业者他到底是想拍娱乐性的东西还是想拍一个比较尊重历史的东西?比如说像尊重历史的 题材,比较好一点的,早期的有像《雍正王朝》、《康熙王朝》啊等等,这类他们就相当于是比较尊重,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的演绎成分,但是相对来说他的点子是 扣在事实的基础上的,但是至于像另一批的,像手撕鬼子啊,什么八百里外也一枪把人给打死了,然后被强奸的女革命女战士然后把别人一下子又几十个人全部射死 了,这个我只能说他们,我不能说编剧他好还是坏,他毕竟还是给人看的,我就不明白这个到底是创作者在迎合观众还是观众在趋同创作者,这个到现在我无法去想 这一点,但是我对这块的想法就是存在就是合理的,他存在了,肯定就是有他所存在的价值,你不能老是说高雅的东西,低俗的东西就不好,低俗的东西也这么多人 去接受它,也是有好的地方的,我是这样想的。

俞导:我为什么支持习总书记说的话?就是因为娱乐有很多种,文化有很多类,娱乐做好娱乐就可以了,然后如果做文化做历史戏,就是应该尊重历史,比如如果要说手撕鬼子这个事,他抗日的精神是好的,可以理解,夸张也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的抗日剧会有一个通病,就是弱化了日本人的智商和能力,这个我觉得对国人会有负面的影响,大家会轻敌,但是如果做历史剧 的话,还是要很重视一些这个问题,因为后面的在看,我们这代在看,包括孩子们也在看,看到日本人是什么样子?日本人之所以能侵略这么大的中国,说明他们的 能力和实力是非常强大的,并不是像那种三两下像中国人砍瓜切菜一样,把他们就打倒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没有能力侵略中国。

《江湖》:那会不会是审查制度就要求弱化他们日本人?

俞导:跟审查没关系,是创作者主观的一些东西。

21.下架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艺术和学术上面都很可惜

《江湖》:谢谢两位,最近余英、九把刀的书全面下架,然后野夫、茅于轼的书不予出版的风波成为作家事件,对此怎么看?然后俞导对于这一类被下架还有电影被禁又怎么看?

俞导:下架,因为我不是这个,这个图书行业的下架因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觉得电影被禁的话,因为现在如果按正规流程来做这个电影的话,如果制度题材不多 的就没有必要去做了,所以这方面也没有什么风险,只要你这个题材没问题,故事没问题你做就好了,书的方面,书还是老蛇来说一说吧。

蛇从革:书的方面的话,其实这里面就是九把刀的书我没有看到,其他人的书都曾经看过,有的是比较熟悉的作家,茅于轼他是搞学术的一个海外的一个华人,我觉 得他们的艺术层面还是很高的,之所以被下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被下架,因为他们的书本身是没有宣传一些,他们的书并没有宣传一些有悖于我们的国家主流的价值 和一些政策的针对性的东西,这个我就不明白这个原因了,因为他们的书,本身我觉得是很好的,但是我不明白,可能有考虑的因素在里面,我作为一个作家,我也 无法去了解更多的细节,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因为我觉得他们写的书实际上从文学上讲,下架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艺术和学术上面都很可惜。

22.表达诉求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

《江湖》:两位对现在很激烈的香港反占中事件怎么看?

蛇从革:香港也是中国的,这实际上就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生的一件中国人之间的事情,所以说我认为应该尽量避免这个说不是外国人,这些不存在,就是中国人,我非常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和平的最后消弥掉,我希望最后双方都最后以没有冲突的手段来解决。

俞导:表达诉求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不能威胁人民安全,这个是我的看法。

23.雾霾明朝就有,绝对是在跟老百姓玩文字游戏

《江湖》:两位都在北京长期居住,谈谈对于雾霾的感受?人民日报说雾霾明朝有之,你们怎么看?

蛇从革:我以前生活在工地上,条件比较差,我觉得到这边来了之后,对我来说,从我个人来讲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住的地方环境更好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 的影响,我住二层,早上起来那个玻璃窗,走出来一看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第一反应好玩,挺好玩的。因为还有一点,就是我已经处在这种工业环境下了,我焦 虑也没用,那个PM2.5戴口罩也没有什么抵抗能力,那有什么办法?只能希望政府重视这块,慢慢改善,你没有办法。

俞导:像我从小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我还是怀念小时候那种能看到蓝天、白云和大风,然后。

《江湖》:人民日报说雾霾明朝就有你怎么看?

俞导:他绝对是在跟老百姓玩文字游戏,此雾霾非彼雾霾,水气为雾,烟尘为霾,以前路比较干,车马扬起的灰都可以叫做霾,也都是小颗粒悬浮在颗粒当中久久不 能散去,这是以前的霾,那么现在的霾就是PM2.5,它吸到肺里是人不能排出来的,它可能积攒在肺泡里或者通过血液流到人身体的各个部分,所以像我家里, 今年就有两位老人因为肺部的疾病过世了。


Copyright © 无线网络音乐联盟@2017